【双花】逐

为了促进产出互相吃糖,花鲤鼠小组的基友们开展了非传统意义上的联文,自娱自乐为主,吃冰吃冰

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期的第一期,主题:同校背景下的高考paro

伞修: @鹤川游夏  一雁归

喻黄: @豚豚豚豚豚鼠    我追你我追到你就让你嘿嘿嘿

    


 

 

孙哲平是在张佳乐生日那天跟他表白的。那时候正在正月里,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了借口从习题集中探出头来休息片刻。张佳乐觉得自己像一只埋在沙子里的螃蟹,刚一出洞就被海鸥抓了个正着。他忘记了那一天的细节,只记得孙哲平兜里的小摔炮和手上的烟火棒,两个人闹得一身汗之后,一双手就莫名贴上了自己冻僵的脸。

 

张佳乐在学期开始后的某个周末午后回想当时情景,只觉得自己答应得糊里糊涂;在回答“好”字之前,他也许只是想吐槽孙哲平强装爷们儿的倔强和手心里打篮球磨出的茧。越想越不对劲,他难得地放下手里的练习册,思考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孙哲平。草纸上的圆锥曲线图并没有给出答案,他只能堪堪回忆起一年之前孙哲平告诉他自己要出国时心里又酸又胀的感觉。

 

当时他假装毫不在意地说了一句:出国就出国呗,你想去哪?喜欢欧美系还是日韩系的姑娘?

 

孙哲平抬手,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爆栗。

 

那也许就是一切的开始。

 

 

张佳乐心里藏不住事儿,黄少天嘴里藏不住话。学期刚开始大家便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午饭时黄少天板着一张毫不震惊的脸悲愤吐槽说,班主任的教导都忘了吗,搞基也不是你早恋的理由。叶修点着头翻几张明信片,咂着嘴附和道,校规里说同性之间不得交往过密,乐你这样是要被移送学生办的。

 

黄少天不说话,饭桌上气氛顿时沉重起来。张佳乐被小小唬了一下,不假思索地问,你们觉得老孙和我这个事很突然吗?

 

不突然,不过快要高考了,你要好好把握啊。喻文州一语道破,果然靠谱的人就是不一样。

 

要高考了。艺考不是终点,托福雅思也不是终点。晚自习的空隙里学生从高三楼里涌出到操场上夜跑,孙哲平有点发狠地跑了三圈,把张佳乐拽到看台上吹风。张佳乐站得离他很远,手指借着夜色掩护鱼一样地钻进了他的指缝里。孙哲平揣着他的手,两个人掌心都出汗,不到最后一秒谁都不想放开。

 

只有在这些能够放空自己的时候,张佳乐才能挤出点时间想想别的事情。所以自己为什么就没头没脑地答应他啦?

 

 

今天班主任把我叫到后面说,你这次模考成绩不太理想啊,这样下去能考上x大吗。

 

孙哲平说这话时的神情大概有些失落,而张佳乐却看见他眼睛里放着光。当他得空观察班上同学们的神色,就发现每个人眼睛里都放着光。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要攒到高考那几天一股脑儿烧完。语文老师在评讲喻文州的作文,黄少天在纸上默写必备古诗词。午休时张佳乐把英语练习册拎到楼下让孙哲平给他讲讲完形填空,孙哲平啧了几声说不出所以然来,理所应当地得到了他从叶修那儿学得像模像样的嘲讽。

 

我语法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像我问你怎么画那个绣球花,你能说出来什么道理?

 

张佳乐本想反驳说这性质哪里一样,翻翻草纸本却什么都没找着。以前他烦心时就把草纸当成画板,在上头画人画鸟,画各式各样的花。他那个本子被传来传去,最终到了现在的班主任手里。分班之后第一期黑板报他被点名画了一黑板的向日葵,不负众望地得了年级评比第一名。

 

孙哲平看看他现在的草纸本,说你现在给我画一朵吧。张佳乐盯着满纸三角函数和圆锥曲线,在其中寻觅不到一丝灵感。他擅长画画,却不擅长数学。色彩与颜料被遗落在上一个考场上,他现在拿着笔,只写出一串串阿拉伯数字。张佳乐汉字和数字写得一样好看,每天早起到教室,抄完课表就去改高考倒计时的数字,然后心里就装着它过一天。

 

又一次模考成绩下来,张佳乐的圆锥曲线题又没做对,但是完形填空只错了两个。老师对他这段时间的潜心学习给予表扬,他在又一个晚自习课间骄傲地跟孙哲平炫耀,被追着跑了一圈。

 

这回班主任有没有找你谈话啊?他喘着气笑着问。

 

没有,她懒得管。

 

孙哲平站在班级门口跟他说再见,张佳乐上楼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楼门口的成绩榜。一考一放榜,榜上名字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不过从来就没有过孙哲平,也从来就没有过自己。很多人都是平日里容易被忽略的所在,有一些在其他地方能够崭露头角,另一些人就被落在了班级的各个角落。张佳乐比较幸运地属于前一拨人,孙哲平在体育竞技方面也难得地出挑。高一时科任老师开玩笑说他们是“文武双全”,张佳乐在大家善意的笑声里忙着帮孙哲平喷扭伤的药,篮球赛冠军的奖杯摆在他书桌的正中央。

 

张佳乐当时觉得,孙哲平是个优秀的人,自己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朋友。而当那些倚靠特长所得来的荣誉应时消失,大家都变回拼成绩靠高考的普通学生。考试不考口语听力,字写得再漂亮也不能为计算题加分;如果他们之前并不认识,那么连共同出现在一张榜单上的机会都没有。还未等到和其他许许多多对学生情侣一样在夜色中牵起对方的手,他们的人生轨迹就已经像一对双曲线一样错开了。

 

所以自己为什么就没头没脑地答应他啦?

 

 

周日的时候学校不组织班级自习,于是他们都跑到图书馆去。张佳乐做完一道历史大题,正想着中午该吃点什么,正午阳光落在对面的理综卷上,孙哲平从一道生物选择题上抬起头朝他眨眨眼睛,推过来一只胖乎乎的简笔画果蝇。

 

吃饭的时候张佳乐冷不丁问一句,嗳老孙,你当时为什么要跟我表白啊?

 

孙哲平咽下一筷子凉皮,说,我还嫌自己说得太晚呢。

 

张佳乐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急匆匆打断了。他盯着孙哲平有点泛红的耳根发笑,并不准备去揭穿人家。

 

张佳乐,你们地理学过什么x国的知识啊。

 

他想了想,给孙哲平讲起了石油,气旋与环太平洋。孙哲平安静地听了起来,但他知道他的本意并不是认真地听讲。孙哲平只是喜欢自己在他面前生机勃勃的样子;而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来着?

 

你最近看起来有点紧张,周日就好好放松一下吧。孙哲平嘴里塞着饭含含糊糊地说。

 

我只是不想被别人落下,我更不想被你落下。张佳乐不用把这种话说出口,他知道孙哲平懂他所有的意思。他大概就是喜欢孙哲平懂他所有的意思,包括错了的完形填空的思路。

 

也许正因如此,他也不愿意被他错过。那些正在消逝的日子是迫不及待翻过的一页,同样也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藏;那是兵荒马乱却又弥足珍贵的年月。

 

张佳乐从来都觉得,孙哲平是个优秀的人,自己很高兴有这么一个男朋友。他们投在地上的影子离得那样近,张佳乐很想伸出手去拥抱一下他。

 

 

 

正青春的时候,等不及长大。堆起试卷,谈个恋爱,桌底下牵手,阴影里接吻,囫囵又匆匆。他们追逐别人,也被彼此追逐。就算有一天错开,也难保不会相逢。

 

张佳乐隔着桌子把拿着筷子的孙哲平抱在怀里,说老孙你他妈真好。

 

傻子。孙哲平笑着怼他。

 

食堂里安安静静,只有笑闹声回响。墙角里的时钟小声滴答,恰好正午时分。

 

距离高考还有三十天。

 

前路漫漫,他们都等不及。

 

 

 

-end-

 

 

感谢基友的设定,也让老年作者体验了一下早恋的感觉……尬文艺,爽

全文中心思想:圆锥曲线是所有学生的梦魇

我已经尽力把文科生活写得丰富多彩了!文科欢迎你们!【吸凉皮

 

 

 

评论(7)
热度(55)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