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枯荣(7)(END)

 *散修孙×树妖乐    


 *私设出没请谨慎食用


7


街不算长。商铺林立,行人来来往往,人声鼎沸,正是一天中热闹时光。散修在人潮中悠悠穿行,左手牵着只妖,身后负着柄剑,觉得这幅情景比湖畔桃源更像梦境。张佳乐在他身边好奇张望,眉眼间隐隐有掩饰不能的倦意,身影却比任何或驻足或匆匆而过的人们更加鲜明。或许是天生灵气,又或许是这段说不上长短的日子里,他的身边只有他,因而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些是柳树呀。”张佳乐边看着对面包子铺移不开眼边抬手拽一小片叶子下来,“没有桃树好看。”

 

在这种时候,孙哲平就会自然地递上自己的钱袋,然后真心实意地笑道:“哪种树都没有桃树好看。”

 

张佳乐捧一只包子嚼着,用眼神表达对他好眼光的赞赏。脚步却不停,走到下一个铺子去了。

 

孙哲平远远看着他与小贩交谈,言语间二人都笑起来,一派和气的样子,不禁也微微扬起嘴角。其实人生的好光景对他来说,大抵也不过如此——遇见一个人,共饮一壶酒,天光大好的时候一起游历,雨季躲在屋中也能畅谈。无论经历与风景,只要有那个人在,都深刻鲜明。就算哪日好梦要醒,也要常常将往事酿成新酒饮上一坛,醇香间浮现那人如旧音容笑貌,也不枉追忆。

 

即便是一只妖也没什么不同,何况酒中桃花香,更醉人三分。

 

张佳乐四处望望,在看见孙哲平的瞬间弯起眼睛,举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孙哲平看不清,只觉得他的笑耀眼得很。他的每个笑颜都很耀眼,好看得让人想将它们小心珍藏。

 

时间无法静止,他只能为他驻足停留。

 

 

城郊有溪,溪边有柳。日头渐渐西沉,粼粼水光浮现金色,偶有路人默默行过,一幅安谧景象。

 

“快些。”张佳乐在不远处招呼孙哲平,待他走过来却拉着人坐在棵树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孙哲平以为他嗜睡的毛病又要犯了,轻轻扯了扯他道:“你要不要紧?”

 

张佳乐隔了一会,把头靠在孙哲平肩膀上。“没关系。”

 

孙哲平转头去看他汗湿的脸,刚刚抬手就被出声打断,手法停滞片刻,迅速输了一缕真气进去。张佳乐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点扭曲,那真气被硬生生逼出来一般弹向孙哲平的手掌,刺得他生痛。

 

“你这又是……何苦。”

 

张佳乐看了他一眼,疲惫地低下头去。“我没有做什么,一直是如此。”

 

其实孙哲平隐约已经明白,早知道不去试探,白白让他痛苦。“对不起……”

 

张佳乐笑起来,伸手抚平他眉间沟壑。“这种小事,稍稍补偿一下便够了,不知孙兄你是否同意?”

 

 

孙哲平一松手,发丝同木簪一起散落。张佳乐笑得开怀:“原来你也难逃粗心大意。”

 

孙哲平没有言语。他还记得初次相遇时的景象,张佳乐系一条水红色发带,长发与衣袂一齐在风中飞舞。偶有花瓣落到发上,树妖便轻轻掸去,生怕惊扰其中单薄的精魂。如今那发梢只堪堪拂到肩膀,拢在手心里像是没有重量。

 

“早知道这样,我就真的早些剪剪拿去泡酒喝,省得心疼——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簪子。”

 

那双常年握剑的稳重的手仔细地替他把发带重新系好。张佳乐睨了孙哲平一眼,得到一个妥帖的微笑:“累了就睡一会吧。”

 

张佳乐打着哈欠说不,身子先一步挪了位置,把头很随意地搁在人膝上。

 

“我怕醒不过来……”

 

话虽如此,他还是轻轻阖上了眼睛。

 

 

孙哲平从倦意中回神时,夜色已经弥漫,城内亮起点点灯火。不一会竟然有莲花样灯盏从上游漂来,往远处一看,河畔人影攒动,隐隐传来欢声笑语。

 

“那些人在做什么?”

 

他怔了怔,收回目光笑道:“今天醒得这样快。”

 

张佳乐半睁着眼挺在原来的位置,地方都不挪。“有些亮,也有点吵。”

 

“大概是什么节,晚上一起庆祝吧。”孙哲平随口解释一句,却看见张佳乐张大眼睛看他,颇有点等待说故事的意思,便又补充道:“放河灯,祈愿祝福之类的。”

 

张佳乐直起身来往河中看着,想要捞上来一盏,刚出手就被握住手臂。

 

“被别人捉住了,愿望就不灵了。”

 

张佳乐很是仔细地端详他一番,似乎没想到他会一本正经地讲这种玩笑话。最后也收敛起来往孙哲平边上靠,瘪着嘴看灯一盏盏漂过。

 

“你说得好像不抓就会实现一样。”

 

孙哲平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藏在心底的话全都是用来宽慰自己的。他只能为他驻足停留,而时间却无法静止。

 

“如果你有这样一盏灯,你会在上面写些什么?”

 

孙哲平盯着张佳乐,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坦然而悲伤。“愿我心中所念之人平安,一生快活无忧。”

 

张佳乐侧了脸抿起嘴看他,烟火在远处绽开,映得他双颊有了些血色。他半眯着的眼里像是有寸缕流光,下颌移得愈来愈近,摇摇欲坠地停在孙哲平肩膀上。孙哲平恍惚觉得他就像只羽翼丰满却身形单薄的鸟儿,从未起飞也不想停留,在别人感觉不到的冷风里等候着什么。时间流逝岁月漫长,有个人终于停在鸟儿身边,可它终于耗尽了体力,再不能翱翔分毫。

 

他突然想拥住那只有着桃花一样明亮眼睛的鸟儿,告诉它,即便你不再飞翔,我也不会独自离开。

 

然后,他的确那么做了。

 

“孙哲平,孙哲平。”张佳乐埋首在他颈窝里叹息一般叫他的名字,身体冰冷得好似失掉了体温。复又抬头,双手抚上他脸颊。

 

“你带我走,好不好?”他弯弯眼睛,就像在开个输了便罚酒三杯的玩笑。

 

 

知道不能,所以走不出一步;知道不能,所以不甘心一步不走。

 

 

孙哲平看着他,知道自己无法回答,也无话可说。唯一能做的,只有轻轻俯下头,吻住那两片微笑着的嘴唇。

 

 

 

这大概是孙哲平最后一场关于他的梦。梦里色泽绚烂,只有触感和近在耳边的呼吸真实。他回想起他们的第一场相遇,张佳乐的树荫在绵绵细雨中笼罩着他,就像此刻他把人拥在怀里一样。张佳乐的身体很冷,十指扣在他腰背上皱着眉头笑,他想要停下,却被无声地催促。他大概只有和张佳乐在一起时才会觉得手足无措,他无法使他暖起来,也无法让他不那么疼,当然,也无法长久地留住他。

 

愿我心中所念之人平安,一生快活无忧。如若可能,也愿他有一日与我携手并肩。

 

“如若可能,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怀中人已经安静睡去,眼睫随呼吸微颤,像是等着偷听情话,故意不作回答。

 

 

天光自窗沿洒进,照在孙哲平枕畔。身边只有手臂压出的浅浅凹痕,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谁都不曾依偎在他身旁。孙哲平起身移步桌前,发现斟满茶水的茶盅下压了张字条,字条上放着一绺黑发。孙哲平心下了然,然而头脑里依旧满是仿佛宿醉过后的恍惚。他手势不太稳,几滴茶水洒出来,将纸上寥寥字迹晕开一片。

 

莫想莫等。

 

孙哲平将那发丝捏在手心苦笑。

 

不想哪里会有执念,不等哪里会有伤痕。

 

 

如果张佳乐不想要你见到他,那么你便永远找不到。

 

孙哲平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没有无用地追寻。回时路与来时相同,桃源景色秀美依旧,只是再没有什么人与他把酒言欢,在他独行时跳到他背后拍他的肩膀,回过头看见一双笑眼弯弯。孙哲平坐在张佳乐常坐的竹椅上,用他的茶壶倒一杯茶,抬起头看见远处绵延不绝的山峦,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树妖活泼眉眼中挥之不去的一份寂寥孤独。纵使有了灵识化成人形,还是要因为命数被禁锢在一方水土之中,等不到与故人重逢便会孑然枯萎。孙哲平闯进了这个鲜花囚笼,他给他陪伴与真心,却不能带他逃离注定的结局。

 

皆是求而不得,分不清谁更喜欢对方,也分不清谁更恨自己无能为力。

 

他搬下后院角落里垒起的酒坛,又一个一个摞了上去;他在竹林石窟里坐下,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他站在湖边,看见簌簌花瓣落进水里顷刻融化,没泛出一点波纹,却搅出心底层层苦涩。

 

云游只是逃避的借口,当他终于找到自己停留的意义,那所谓的意义却要消失,留他一个人继续独行。

 

 

孙哲平被电闪雷鸣惊回神时已是深夜。外头没有雨,甚至还有月,惊雷乍起汇聚远山一点,浓云滚滚笼罩山头,透不出一点此间情形。孙哲平皱起眉头不由数起道道雷声,突然神色骤变,跳起来跃出窗外向远处狂奔。

 

他从没像这样觉得这慢悠悠走只有小半天的脚程这么长,也从没像这样觉得自己凌空拔足的身形这么滞重。行至山脚衣衫已被汗水浸透,脚下地面也随雷电震颤起伏,余下的路程也随之艰难无比。雷声破空而来,道道劈在孙哲平心中唯一柔软角落,让他一想到自己即将失去的东西,就撕裂一样疼痛。狂风让他差点稳不住身体,他攀着尖锐岩石艰难探出头去,看见深色漩涡中一棵细弱桃树,花枝树干随风弯曲摇摆,像是随时就要拦腰折断。

 

第四十七道闪电不偏不倚落下,烧焦一小片枝桠。

 

孙哲平顶着气旋往上冲,手一滑被石头割出长长伤口,血珠顿时四下飘洒。他一步步走近那漩涡中心,风刃在皮肤上切割,他睁不开眼,却依然知道自己行进的方向。

 

第四十八道闪电,眼前一片令人眩晕的光,像是着了火般迟迟不肯熄灭。

 

孙哲平突然停了下来,周身凝聚起一层发亮的薄雾。他将真元尽数织成一张牢不可破的网,掐准时机用尽全力腾跃而起。

 

最后一道天雷击在后背的刹那,孙哲平突然觉得自己从未这么明白过。

 

什么镜湖花海,竹林仙境,没有张佳乐,一切不过是座美丽的废墟。

 

 

 

 

 雷声消弭,云卷风收,晨光照亮山顶一片残垣。浑身血迹的散修终于得以走近那通体焦黑的桃树,抬手折下唯一完好的一枝藏进怀中,安心地瘫靠在树下昏死过去。

 

那缕依然被捏在脏污手心里的黑发毫无预兆地化作两朵桃花,像极了一双含笑的明亮眼睛。


 

-END-


 

并不是be(看我真诚的眼睛!最不能虐的人其实是自己呀

 

正文终于完结啦!写作期间经常有脑洞超过驾驭能力的苦恼……不过抱着不能坑的决心还是月更完了【你还有脸说←←。 剧情几乎是没有剧情,情感几乎是强行情感,感谢看到这里还不想打死作者的各位~ 之后会放个完整版,反正也没多少字,还可以伪更一下(…

 

番外可能有两个,闺蜜组番外就讲一讲他们之前的事儿,然后喻队出个镜,双花番外大概就是养养成加强行炕戏,不然老孙实在太憋了我有点担心【

 

总之各种感谢!新的一坑还要多多加油~



评论(6)
热度(25)
  1. 一只YAYA风是 转载了此文字
    基友的文,安利一下!顺便鞭打一下这个后妈!@风来疏竹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