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枯荣(5)

*散修孙×树妖乐


 
 *私设出没请谨慎食用


5


听见桃林外隐约的争吵声时,孙哲平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觉。于是他往出口挪了几步,像所有小心窥探别人秘密的人一样不露痕迹地将自己藏在花瓣与枝桠中间,尽管他本不想这么做。


微风轻拂,吹得张佳乐面前的那片白色衣袂不住飞起。陌生男子的声音相当沉着冷静,孙哲平看不清那人的脸,视线里只有一只树妖仰起头来竭尽所能做出凶狠的表情,显得有点歇斯底里。



唯有这种时候,唯有遇到无法动摇的人和事的时候,长居在这里的桃树林主人才会看起来无助而单薄,用尽全力从喉咙里憋出来的话虽然冰冷,却像极了窒息之前的濒死挣扎。



“我来带走他。”



张佳乐表情扭曲地瞪着来人。“你做梦。”



陌生男子似乎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被枝叶窸窣声掩盖。张佳乐愣怔片刻,面上神情一滞,终于渐渐分崩离析。他咬着嘴唇笑了笑,随即垂下了头。“差不多两个月吧。”



那一贯温和的声音里参杂了一丝隐痛。“他还是你?”



孙哲平准备迈出去的脚停在原地。


 

张佳乐没有说话,轻轻侧过头,复又面无表情地抬起,“我自己的事,凭什么告诉你。”


 


“我没有骗你。”


 

“什么?”




带着一副复杂表情的人从窗外移回目光盯着孙哲平,下了决心般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没有骗你,我之前从未见过他。”


 

孙哲平失笑。沉默半晌踌躇万分,想出来的居然是一句解释。张佳乐的关注点向来与别人不同,自然也不可能与别人相同——坦率又倔强,这是他很可爱同时也总是让人无措的地方。



孙哲平轻叹一口气,放缓语气道:“我一直相信你。”


 

那双有些黯淡的桃花眼亮了起来。你永远不知道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安慰好一只像他那样的桃树妖。


 

“虽然修为不高,但若你身处危险境地,不妨告诉我,我定当全力相助。”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一张没有什么特别表情的脸出神。小到浇灌一朵花,大到面对未知风浪,他都好像十分沉着冷静,和他那柄木剑上古老繁复的符咒一样叫人安心。


 

末了他垂下眼笑笑,“好啊。先听个故事吧。”


 


孙哲平当然知道张佳乐有故事。初见之时他不是没起过疑心——光靠天灵毓秀养出只食人间烟火而从未见过人间烟火的妖来,换做谁都不会轻易相信。然而这样一只古灵精怪的妖仅凭几个时辰就完全打消了他的顾虑,喜怒与小心思全部写在眼睛里,笑起来衣袂同神采一起飞扬,怎能不让人心生好感。他本是不拘于小节的人,碰巧与张佳乐又十分合得来,便顺从内心在这里住下。至于那些不动声色的掩饰与脸上偶一闪过的黯然神色,他只当人人都有的往事,张佳乐不说,他也不会问。


 

而现在,他也一如既往地在张佳乐的讲述中安静着,那故事并不长,却将他带入一个仿佛永不会消散的美好梦境,梦里桃花依旧竹荫宜人,风也如现在般生动。


 

山水不会变,人却会。


 


 

“我有个故人,竹子精。他顶不喜欢我这么叫他,我若是惹他生气,能在我耳边唠叨半天,烦得要死。”张佳乐边说边微笑,用这么一句抱怨作为开头。


 

“我们俩天生天养,在这里住了太多年,他耐不住寂寞要出去看,先跑到临近的村子里扎个根,又去县城里打探,最后三天两头往城里跑。他一走我身边就无人,虽然不喜欢,但他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新奇玩意囤着,凡人那些事情,全部都是他告诉我的。”


 

“他不知道听了什么说法给自己起了个名字,说是像他那样英俊潇洒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最适合。我让他也给我一个,他拿起边上一本拓错页的传奇像模像样翻了翻凑了几个字就算完了,还编了套说辞糊弄我。”


 

“不是平安喜乐吗?我倒觉得好。”


 

张佳乐叹一口气,“那却是我后来才明白的道理了。”他抿了口凉掉的茶,“日子本来就那么过。可有一天他满面喜色地回来,第二天又犹犹豫豫地走。之后他对我的唠叨渐渐少了起来,人也不常回来了。我以为他在外面寻到了有趣的东西,问了两次,他只红着脸说没定下来的事情,说不准。又有一次他来我面前炫耀一只竹笛,笛尾穗子旁挂着一个木牌。我才知道他那些说不完的话和大半颗心,都存在另一个人那了。”


 

孙哲平看张佳乐有点怄气的神色不禁失笑。多久的事情,还像小孩子一样记仇——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他漫长年月里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与他情同手足的玩伴。他原想说世外仙境太过清幽难免寂寞,俗世中得人陪伴也好,然而顺着故事的脉络,也隐隐能猜出结局来了。



张佳乐却在此时看向他。“那人和你一样,是修道中人,据说有很大的本事——腾云驾雾医死扶伤,不知被他夸大了几分,但是总归比我们一介小妖厉害多了。”


 

“如果他说得是真的,那确是是很高的修为了。”


 

张佳乐点点头,“若不是这样,哪里会有之后的事情?”他对蹙起眉头的孙哲平道,“你大概猜到了,对不对?”


 

“那天晚上他红着眼圈跑回来和我讲了一夜的话,说那个人天劫将至,不可逃无法躲。世间那么多真真假假的道士,要是都被雷轰死,哪里还有人有心思修来修去,可是他说这个不同,引雷的地方风水又险恶,多半有去无回。我劝不动他,又气他傻,便不再理他了,心想一定是虚惊一场。结果几天过去,夜半时分雷声大作,我循着那光亮追到一座山上,天已经蒙蒙亮,周围一片绵延竹林东倒西歪,焦黑得不成样子。”张佳乐嘲讽一笑,“人倒是一个都没有——我宁愿永远见不着的。”


 

孙哲平有些惊讶,却被张佳乐抢过话。



“那个人消失百年,出现时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带走他。我怎么可能让他得意,挖了那么久才挖出一棵小笋苗来,不仅没化出人形,身量都没怎么长,要是再挡几道雷,我可就什么都找不着了。”张佳乐瞪着他,好像要逼孙哲平同意这个赌气一般的想法,让他好一会说不出话来。最后叹道:“你其实也没有那么恨的。”


 

张佳乐张张嘴,没了之前的气势,垂下眼盯起手心掌纹。“我恨自己多一些罢。”



恨自己什么?不能同甘,还是不能共苦?


 

他自己坦诚地作出了解释。“连自己最亲近的人也留不住,看着别人心甘情愿,甚至想要经历那样结局不完满的事,却连妒忌都不能。”


 

孙哲平久久无言,只是抬起手安慰般地抚了下那个在自嘲的眼神下显得单薄的肩膀。


 


无能为力,是最让人自恨不过的了。




-TBC-


爆字数祝乐乐生快!(根本不算长好吗←

以及闺蜜组不露痕迹攻占正文...他们是清白的!写多了完全是,呃,文笔原因(哭出声





评论(16)
热度(16)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