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枯荣(4)

*散修孙×树妖乐

 
 

*私设出没请谨慎食用


4

 

张佳乐视两样东西如珍宝,之一便是是后院酒坛。

 

“酿这桃花酒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简单,要取湖中水鲜花瓣,一坛不能多也不能少。”

 

每当两个人对坐饮酒,张佳乐都要把同样一套说辞搬出来讲上一遍,孙哲平刚开始还能认真倾听,往后耳根都要磨出茧,加上二人关系日益亲密,渐渐也自己抢过话头讲两句玩笑话了。

 

“再放上几十年,凡人生老病死轮过一回,你的坛子上灰也没积一层。”

 

张佳乐冲他努努嘴,“你时候好,正巧赶上,不然我都是私藏,哪有别人的份。”

 

孙哲平顺着他心意称是,又想到什么似的笑道:“你自己本就是桃树,为了杯中酒,可也牺牲过分毫?”

 

张佳乐好像真的仔细想了一想,居然憋起笑来。过了好一会才堪堪咽下口中酒压住咳声,伏在桌面笑到喘不过气来。

 

孙哲平有点无可奈何,但还是觉得有趣地等了他半刻钟。直到张佳乐抬起头来,面上仍有笑意未退散的红晕,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我方才想了一下,若是化成人身,花瓣对应的部分应该就是头发了。”他伸手抹一下因笑逸出泪水的眼睛,“若下次查看酒坛看见一团头发,你可不要奇怪。”

 

 

孙哲平再一回下山时发现,张佳乐真的修剪了头发。

 

他刚从桃林里迈出来,就见人抱着个酒坛走向这边,远远看见他便笑:“今天好早。”张佳乐转过身将酒搁在石桌上,短了一大截的发尾依旧用长长的发带竖着,显得有些单薄。“只剩两坛,今年要提前酿起酒了。”他用衣袖拂去额头上的汗水,微微气喘道:“有一半是你喝的,等下你可要帮忙。”

 

“那是自然。”孙哲平看向堆在一边的空坛子,欣然点头。

 

不过半刻后孙哲平便发现,张佳乐哪里是让他帮忙,分明把他当成了长工。张地主教他光顾哪棵树,他就要擎着酒坛在林里穿梭,不时还要受到一些语气悠哉的训斥——

 

“错了!你手腕边上的那枝,往树梢上去,对对,都摘下来。”

 

张佳乐一向活跃,先前还跳上枝桠看孙哲平忙活,之后不知嫌麻烦还是怎么,换做在下头抱着臂指挥。孙哲平低头看着一张表情十分惬意的脸失笑,寻思着喝了人那么好的桃花酿,这点气力活包揽也无妨。

 

何况他笑得那么开怀,怎好拂了人的兴致。

 

最后一坛封口,张佳乐喜孜孜地拍了两下手:“有人代劳真好。”

 

孙哲平笑:“占你的地喝你的酒,如此长久下去,往后这些活怕是都要由我干了。”

 

张佳乐睁了睁眯起的眼睛,移步石桌旁抱起一坛酒。

 

“这样好的天气,在这小地方浅酌多没意思。”

 

 

湖光山色一如往常秀丽,栖身水边树下,微风拂过凉爽宜人。天光大亮,不见太阳与云翳,丛丛花枝抖落花瓣,落入坛中又是别样情致。

 

“自我来到现在,这景致似乎从未变过。”孙哲平叹道。

 

张佳乐撇嘴看他,有些不以为然。“自我来这世上到现在,这些景致就从未变过。”

 

孙哲平讶然。“你从未离开过这里?”

 

“这里有什么不好?”张佳乐形容懒散,靠在一棵树干上嚼起草叶,目光却移向远处山川。“你不懂。”

 

孙哲平不喜窥探他人心事,此时却也好奇地挑眉。“你说我是第一个闯进这里来的人。”

 

树妖一愣,往喉咙里灌了口酒,十分潇洒地用衣袖抹抹嘴笑起来。

 

“我活得时间太长,想忘的不想忘的都要忘了,却还是记得,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过关于长久和以后的事情了。”

 

 

他拧着眉头笑的样子几乎有一点忧郁,而这本是多不适合于形容张佳乐的一个词。


-TBC-


情感线进展好小我有点方啊_(:з」∠)_







评论(6)
热度(24)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