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枯荣(2)

*散修孙×树妖乐



*私设出没请谨慎食用






2
“你是那棵桃树?”

树妖点点头,并不否认。“我有名字。”他狡黠地扬起嘴角,“你要是告诉我你叫什么,我也就告诉你。”

孙哲平皱眉,“你不怕我?”

树妖大笑起来。“你的桃木剑都躲我,我怕你做什么?”

孙哲平一怔,快要忘了背后剑鞘里平日气势十足此刻却一动不动的家伙——看来是遇到了祖宗。而这位祖宗正抱着臂盯着自己瞧,一双桃花眼里的盎然兴致似是要溢出来,好像别人要是不回答,他硬拗也要拗出个答案。然而他从来都不是用问句表达自己的疑惑,也没有刻意地隐藏自己的好奇,这本身就让人觉得有趣。

背负木剑的男子想了想,索性抱拳推出去。“孙哲平。”

树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乎在以内行人的身份表示自己对这个名字的中意。他眯起眼睛笑起来,学着孙哲平的样子推出手去,动作半拙不拙,倒像是那么个样子:“张佳乐。”

他整个人看起来清澈出尘,身上没一星半点妖气,偏偏名字沾了俗世烟火,好像只是个寻常小城街头巷尾走出的清秀少年。孙哲平循着声音望进他眼睛里,看见他生机勃勃的笑颜,恍惚觉得他真的是那么个人间的少年,桃林背后便是个与世隔绝的村庄。他自己闲散惯了,也不在意不高不低的修为,倒是因为四海云游见多识广,养成了不拘少言的性子;此刻在有意思的地方遇见有意思的事,戒备便放下了大半,话也不自觉地多了两句。

“你自己取的?”

面前的人点点头,眉眼间忽然多出份夹杂着惆怅的认真来。“我有个故人说过,无论是人是妖,最难得的便是平安喜乐。”

平安喜乐。孙哲平笑:“还真的有些道理。”

张佳乐耸耸肩,想起什么似地发问:“你来这里,是为了修行?”

“是也不是,”孙哲平难得想想自己云游的初衷,“天地这样大,一生不走一遭岂不可惜。”

张佳乐笑起来。

“你的天地我没见过,不过我倒可以领你见见我的天地,如何?”



桃林背后真像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小村庄。

张佳乐走在前头,经过的树木花草都得让路,他袖风轻轻一带,枝叶茂密的林间好像瞬间生出一条小径来。孙哲平跟在他后面,视线被花团锦簇挡住看不见什么景致,只有树妖轻快生动的背影——体质特殊的缘故,张佳乐身体里的热力一路上蒸腾出来慢慢烘干了衣服,孙哲平才发现他一身红色。他似乎偏爱这颜色,清风穿过树林,衣袂同发带一起飞舞,整个人都要融进这景里,回过头时脸上的神色又欢快又鲜明,眼睛里的笑意打着旋浸入稍稍上翘眼尾,眼底下一抹似橙似红印记平添活泼,丝毫不显妖媚。

说是妖都要觉得过分,分明是一株桃树成了精,天地灵气从身上逸散出来将此间事物都连成一体。他们飞身跃上没有台阶的高脚楼,在窗口小桌边席地而坐,窗外景物悠然,抬眼望去好似人间仙境。

“好是好,就是没什么人味儿。”张佳乐支着下颌从窗外收回目光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完全没顾念到自己的身份。

孙哲平失笑:“这地方偏远非常,又有这一片树林障目,凡人就算路过也不见得能寻到。”

张佳乐若有所思地轻叩茶杯,半晌抬眼笑道:“你算不算凡人?”

“毕竟肉身凡魄,虽入修行,又怎么不算凡人?”

“那你倒是猜猜看,”张佳乐一歪脑袋, “你是第几个进到这里来的人?”他半眯起眼睛离孙哲平近了几分,言语动作间一股外露的孩子气,“猜对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孙哲平不假思索道:“自然是第一个。”

张佳乐愣怔片刻笑起来:“你还有几分聪明嘛。”他旋即压低了声线附在孙哲平耳边轻声道:“这里有个好地方。”

“你这里不算好地方?”孙哲平一来二去摸透大半他的孩子心性,倒也开起了玩笑。

“嗯,比这儿还要好。”张佳乐顶着一脸骄傲搁下杯子,身形微动片刻间飞出几丈远。

“跟上了,我领你好好看一看。”他笑道。


-TBC-



持续累成狗…和坑爹且失败的实验+论文比起来ooc都算不得什么【你滚蛋










评论(6)
热度(29)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