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流感季(下)

*私设君已经和作者同归于尽了慎入

 

吃完早饭两个人慢悠悠往回走,下午说不上多忙,就是晚上得熬夜。绕来绕去进了早市,也装模作样地挑挑拣拣,混在清一色的大爷大妈中间很是格格不入。刚开始谁都不太会做饭,后来在坚持不懈的领悟下还是掌握了一些精髓,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孙小队长对于厨艺的理解能力竟然比张小副队长要强,虽然这种能力暂时只体现在炒土豆丝时煳的少一点儿,但张小副队长依然觉得这一定是天意,于是眼含热泪地把厨房大事交给了他,并嘱咐吃是人生第一要事,现在我们战队的伙食就正式归你负责,希望你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云云——然而“大家”指的只是张佳乐自己。

 

“喂孙哲平……咳咳……你慢点儿……咳咳……”张佳乐拎着几个梨在后头叫前面两手提满菜正吭哧吭哧走的孙哲平。


孙哲平在脑子里竖中指掉黑线,独自健步如飞。他最终还是在小区门口停下来,张佳乐被丢在后面,走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孙哲平憋了很久的嘲讽。

 

“拎点东西就喘成这样?当初要是租顶楼,怕是每天都得爬断气。”大概是注重锻炼的缘故,孙哲平的体力一直都不错。此刻他冲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像是在电竞选手垒起的塔顶上俯视所有人似的,模样要多嘲讽就有多嘲讽。

 

张佳乐皱着眉头一瘸一拐走过来,一手捂肋骨一手捏喉咙:“岔气了刚才……”

 

塔尖上的孙哲平表示了赤裸裸的鄙夷,抱着手臂看张佳乐呲牙咧嘴四处找水喝之后哑着一副嗓子吐槽自己。

 

“孙哲平你有完没完,你怎么不去自由搏击啊!”

 

孙力士耸耸肩,居高临下地打击蹲在地上用勺子削土豆皮的张佳乐:“放嘴炮也改变不了你1V1输给我的事实。还有两个,别偷懒啊。”

 

张佳乐不甘示弱地在孙哲平转身离开之际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孙哲平沉默着在幸灾乐祸的眼光下夺走了勺子和土豆。

 

“有本事你别吃。”

 

 

 

作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张佳乐不知是晚上踢了被子还是惹怒了土豆之神,感冒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上午还只是咳嗽加轻微的打喷嚏,下午就变成用力吸着鼻子做准备,到了晚上整个人都蔫了。

 

“大家都跟上啊,这波要过去了。”队长孙哲平有条不紊地进行指挥。

 

张佳乐一边轰怪一边爆手速撕纸堵鼻水,繁花深处露出个缝,孙小队长被Boss抡了个正着。

 

“马上红血了,注意听它暴走前的一声呜咽。”

 

张佳乐好巧不巧想打喷嚏,手没捂住,竖起耳朵听声音的群众被震个七荤八素,红血Boss开出大招,里圈倒了一片。

 

孙哲平在前线奋力拼杀,无奈拯救不了队员飞速下降的血条,挺大个阵仗走进去又纷纷死出来。先阵亡的玩家扒在传送点不肯走,就等着团长出来狠狠告状,非要把捣乱的人揪出来拎到重生点砍。

 

“队长你放心,今天一定把他找出来,看咱削不死他。”同队的东北汉子把骨节捏得咔咔响。

 

孙哲平斜眼看猫在后头佯装淡定的张佳乐叹气,接过黑锅往自己身上背,“没看准时机导致团灭,我的错误更大……”

 

好不容易安抚完,孙哲平看着队友们离去的背影,头一回感到有点无力。张佳乐晃晃悠悠站起来去倒盛满纸团的垃圾桶,回来的时候绊到桌子腿差点摔倒。看见这行尸走肉般的动作孙哲平顿感不对,扳着肩膀把人转过来却感到手心滚烫,于是顺势撩起头发将手搁在张佳乐额头上。

 

张佳乐带着浓重的鼻音嘟囔:“老孙,我有点儿困……”

 

孙哲平:“……”

 

 

 

“哎,你搭档呢?”认识孙哲平的人问。

 

落花狼藉挥舞重剑劈砍出迸溅的血花。“他今天有事,来不了。”

 

“有事”的张佳乐正趁着孙哲平抗怪的空当不死心地把铺盖从床往沙发上挪,好实现垂卧病榻纵观战况的壮志。他刚被灌下一壶开水,孙哲平不大会照顾人,但基本的常识还是了解,绷着一张嫌麻烦的脸翻出行李箱里的药给张佳乐塞了两粒,然后把人赶到床上拉被子一裹完了。对于张佳乐的转移阵地他懒得搭理,哪儿舒服哪儿呆着去;倒是张佳乐不在,他便失去了得力帮手,没了敌阵中提刀恣意横冲直撞的资本,为了全队配合还得谨慎地顾全,几局下来自己也挺憋。

 

那边张佳乐把自己捂得挺严实,两床被子里探出一双眼睛盯着孙哲平的电脑屏幕。不能上场确实不甘心,拖了队伍后腿更是抱歉,好在不能过手瘾也还能过过嘴瘾,哑着嗓子评论兼解说,顺便转移注意力缓解头晕。

 

孙哲平一面听着耳机里队友的喊话一面忍受着背后一个变了调的声音嗡嗡嗡骚扰,头疼得不行。终于一局结束,大家在一旁分战利品,他草草拣了几件就退开,手收回来向后一撩把祸害整个埋被里,“张佳乐你要再说我就把藿香正气水也给你灌下去。”

 

冲剂喝起来就像上刑,张佳乐一想到那股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味道便乖乖闭了嘴。摆脱噪音源的孙哲平捞得清闲,继续忙活起活动组队刷怪。

 

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宿过去,孙哲平看着活动终榜上自己的ID,排名不高,前前后后一群不熟悉的人,感觉有点萧索。

 

不过重要的不是这个。至少现在重要的还不是这个。

 

 

 

孙哲平叹了一口气关掉电脑,一夜单枪匹马的战斗让他有点疲惫。他大力地拍了拍身后沙发上的被子包,随后不由分说地把里头汗涔涔的人挖出来。张佳乐只来得及摸摸自己退烧的额头便被药瓶砸个正着,而罪魁祸首正板着一张脸站在他旁边,眉目阴沉声音疲惫。

 

“别磨蹭。”

 

张佳乐撇着嘴不情不愿地接过水碗吞药扬脖,表情十分悲壮。孙哲平从冰箱里拿出剩下的包子掰开分他一半,两个人一个蜷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床上静静吃起来。晨光熹微,小套间里一片朦胧,孙哲平看着这里本该糟透了的一切,觉得这样也还不错,也并没那么糟。他似乎懂了什么,又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这个时刻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仿佛即将到来的所有东西都阻挡不了他们,满可以长长久久地走下去——而他真正地明白原因时,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

 



 流感季之后,挑战赛之后,繁花血景之后,百花战队之后,会是什么?总有一天,他们都会明白。

 

至少现在,孙哲平看着身边脸色有点苍白但依然生机勃勃的张佳乐,觉得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可以继续。

 

 

 

 而以后,也会是如此。

 


 


 -END-

 


P.S.对等更的妹子们(也许有)说抱歉...本来想隐藏一下拖延症的属性结果发现根本藏不住怎么破!...于是大概就这尿性了关注需谨慎QAQ

 


 


评论(4)
热度(20)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