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流感季(上)

*私设君已经和作者同归于尽了慎入


 

张佳乐早上起来,觉得嗓子有点不舒服。他并没有当回事,趿拉着拖鞋拉开窗帘,之后蹿进洗手间大着嗓门骚扰正在洗漱的孙哲平。

“给个地儿。”他把屁股朝旁边一拱,顾自去取牙膏和牙刷。俩大小伙子挤在水池边一齐刷牙,都没怎么醒,头毛乱翘满嘴白沫,对着镜子一瞅有种莫名的喜感。孙哲平动作快,洗脸刷牙放水一气呵成,经过张佳乐身边的时候从他手里抢来那把掉齿的梳子胡乱拢拢头发:“早上哪儿吃?”

“就对面面馆吧。一会多买几个包子回来,晚上该有活动了。”张佳乐忙着扎小辫,“资料片你看了没?”

“等下回来看。”孙哲平提上鞋睨他一眼,而某人根本没空理他,“张佳乐你也看仔细了啊。再弄错规则我就跟别人重新组队。”

“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没有下次好吗。哎孙哲平衣服再不洗就臭了。”张佳乐开始检查煤水电。

“好了没有。”

“别催,你不要告诉我前两天你晚上忘关煤气是嫌命长。”他将水龙头狠狠拧紧,踩上鞋跳出门外,“走吧。”语毕以肘抵门迅速侧身快准狠地捏住飞来的钥匙插进锁眼,如同破空刺出一杆长枪。

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张佳乐一脸骄傲,“这种事情还得我来干。上次咬的包还没好呢。”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与孙哲平并肩下楼去。



九月份的时候,孙哲平从北方坐两天一夜的火车来找张佳乐,两个人到省会打算开始征战职业赛场。刚一接上头,张佳乐就表示要开个小会,明确一下战队的方针和路线。之后他们就比较惊奇地发现除了报名参加当时还是安排在三月份的挑战赛之外,百花战队可以有个大半年的时间吸收新鲜血液加强基础力量。换句话来讲,除了勾心斗角打荣耀,他们无事可做。

新组建的战队那么多,打不出名气的时候,没人看得见。即便两个人都是服里的高手合在一起呢算高高手,勇于投资的,暂时还只有明确意向免费提供三餐的网吧老板——开玩笑,荣耀联赛刚成功举办一届,也只能算是初具规模,俱乐部甚至战队之类的体系都还不大健全,所谓的明日之星,于大部分人眼中也就是技术高超的网瘾少年罢了。不过战队刚成立的时候——也就是起了个名字——游戏里头的一些朋友帮忙宣传过,孙小队长的邮箱里还是躺了一些邮件的。

“食宿全包薪资待商榷,视挑战赛结果而定。”张佳乐皱着眉头读一行小字。

“不清不楚的就是讹人——我们也读过书。下一个。”孙哲平刷着材料头也不回。

“靠这个更扯,'从零起步共同努力期待亲的加入'?!”

“······都删了吧删了吧。”

没什么头脑的来凑热闹,有点智商的急着耍小聪明。真正的投资者还处于观望阶段,可观望着观望着,某些战队就要被不可抗因素击倒瓦解了。



张佳乐一脸苦大仇深地把一张银行卡推到饭桌上的土豆丝与西红柿之间,“临走前我妈偷偷塞给我的,就是不知道一个月能打多少,被我爸发现就惨了······” 

“又不至于饿死自己亲生儿子,话说得狠,肯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孙哲平冷静地评论道,不忘眯眼扬下巴表达对娇生惯养独生子女的不屑。他手臂一伸推出另一张卡:“从小到大的压岁钱。“又补上一句,”我算净身出户。“

 一开始张佳乐除了担心喝西北风之外还是对孙哲平这种潇洒的气度表示佩服的,后来有一天去取钱才洞悉了真相:”我靠老孙你们家到底有多少亲戚,哦不你一年到底过几个春节?!“

”我说够花了。“壕孙在一旁抱着臂看风景,深藏功与名,留下张佳乐一个人双手发颤地捧着存款单感叹自己年少无知。

不管怎么说,除却打荣耀所必须的支出,饭钱有着落了,煤水大可以省点留给电,套间的房租也不用怎么发愁——但只是在孙哲平看来。他曾提议过换处更宽敞舒适的地方,然后被张佳乐干脆地回绝了,理由是他摊不起那个钱。



”现在这个地方小点但是刚刚好。“ 张佳乐指的肯定是钱,”兄弟我一个无产阶级除了睡觉也要吃饭的啊!“他有点歉疚地看了眼孙哲平,”要不你就先将就几天?“

孙壕十分大方:”用我的。一个战队嘛······“

”不行不行公私要分清。“张佳乐异常坚定地打断并拒绝,在孙哲平再想说点什么之前塞给他一块抹布;”把厕所擦擦。你是队长管大局,我是副队管小事。现在我说了算。“

走下基层的孙壕耸了耸肩,目光扫过黢黑的抹布、参差不齐的地板、开裂的墙缝、一眼望到头的小套间和套间尽头正撅着屁股装电脑的张佳乐,觉得一切似乎也没那么糟。自那以后百花战队在日常事务上大致就走起了未雨绸缪把钱花在刀刃上土豪陪穷小子玩AA制的路线,孙哲平跟着张佳乐苦练灭蚊神功预见停电停水讯号,两个人轮流把自己塞进狭窄的单人床与更狭窄的沙发里,自学成才练就搓衣板十八招,为了买稀有材料和装备苦苦盘算饭钱。而无论是吃面条还是吃米线, 吃五个包子还是只能吃四个,孙哲平都觉得似乎也没那么糟——而他真正地明白原因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至少现在,孙哲平看着对面啃包子啃得正欢的张佳乐,觉得一切都挺好的,都还没那么糟。 


-TBC-


PS:发现错误的妹子们请不要大意地吐槽吧...

评论(3)
热度(31)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