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发旋

张佳乐留长发。张佳乐扎小辫。张佳乐花费很多时间打理他的头发,扎他的小辫。

他的恋人孙哲平吐槽他吐槽了好多年。其实他无法想想像留短发的张佳乐会是什么样子,就如同他无法停止已经养成很多年的习惯。像想要表达心意但又说不出口的男孩子一样,他也很喜欢扯一扯张佳乐的小辫子,摆出副无所谓的样子迎接对方有点吃痛的傲娇表情,尽管他们已是老夫老夫,也不太缺少所谓平淡生活的情趣和调剂。

但是他就是喜欢。

某天他路过卫生间,看见刚吹完头发的张佳乐正站在镜子前愁眉苦脸。即便他不想说话,张佳乐也总会先开口抱怨,所以他滞留片刻,听见一个不无懊恼的声音。

“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

他往镜子里望去,看见一颗头毛乱翘的脑袋,加上当事人苦逼的表情,绝对是新一期恶搞表情包标配。张佳乐抚着半边脑袋转过身来,无声地发泄自己的心头不满。孙哲平“啧”了一声:“那还不赶紧梳上,疯子似的。”言语间却有笑意。

张佳乐瞪了他一眼。“今儿晚间没饭。”被他说了那么多次,京片子也学得像模像样。孙哲平一听他这样说话,就知道他没真生气。生气不生气,他终归还是那个擅于惹张佳乐生气的孙哲平。他有恃无恐地抢过梳子就往人头上乱招呼:“你梳不了我给你梳。不就是个发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佳乐左边头顶有个发旋。从哪里边长出来的头发弯成直的,且直得过了头。他披下头发来,发型就是常年被微风吹拂的动图;他梳起来,头发就会微微蓬起,宁弯不全弯。

烫发伤发;卷发棒效果有点过了;拉直只管一小会,回家洗了头立马乱成狗,外层的头发还打卷。

十分爱惜外在形象的张佳乐伤透了脑筋。洗完头立刻睡觉并刻意将头发压到枕头上似乎是个容易实践的方法,无奈孙哲平经常不给他这个机会。张佳乐披着头发在家里四处游荡,发梢卷进锁骨处的凹陷里,右边直往里稍弯,左边则飘起来迎着灯光,不留刘海,三分可爱七分性感。除却生理原因,孙哲平私心里也喜欢这个发旋,每每看见张佳乐与头发过不去,他便要在心底笑出来。和这次一样。

“跟你一样倔。”孙哲平最后将橡皮筋一扯,算是认输了。说不准他是认真还是故意,反正他看着头发乱成疯狗的张佳乐,真心实意地沉沉笑出了声。张佳乐不堪羞辱反扑过来,两个人在洗手台边装模作样地打起了架,差点没扑腾进浴缸里。最后他们还是折了中选择滚到床上。恋人们总是需要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来引火上身,之后假装玩火自焚。

张佳乐抱着被子,努力不去想自己的头发,又看见那厢孙哲平恐怕要打起鼾
,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抱着孙哲平的头转移思路,顺便让他陪着自己迟点睡。“哎老孙我看看你有没有发旋……有一个……竟然有两个吗!据说周伯通也有两个旋,你武艺又不高强……”他若有所思点点头,“看来是因为傻。”

孙哲平眯缝着眼看他,一脸鄙夷。“至少我没有为了永远梳不好的头发唠叨个没完没了。”

张佳乐词穷,翻身躺下瘪着嘴开始傲娇。“我就是喜欢!你不老抱怨我么,快趁我睡了剪掉,一了百了。”

惹人炸毛要自己哄,惹人傲娇要自己宠。男友力MAX的孙哲平在一开始就预料到了一切,但他既没有嫌烦也没有躲开,不是因为大男人没勇气担当一点也不大丈夫,而是因为这些对他来说都是顺理成章。你不能决定你的发旋有几个,每个都长在哪儿,会不会容不容易影响你的发型,你也同样不能决定你究竟会爱上哪个人。

所以他只是在张佳乐看不到的身后耸一耸肩,伸出手臂连人带被子一起揽回来,在装睡装得拙劣的人的耳边轻轻笑着叹气。

“我只是喜欢。”

我就是喜欢,因为你就在那儿。

-END-


PS:其实周老先生自己说了,有两个旋的人更聪明。大孙喜欢我加的buff吗【快够




评论(7)
热度(70)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