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乐/谷雨】秘密

训练室门口的小碗依然装得很满。张佳乐第三次蹲在墙边,瞪着眼睛企图找出一些食物消失的痕迹,却再次一无所获。张新杰在他身后轻轻咳了一声,换来一个几乎有点失魂落魄的眼光。

 

“她不会不回来了吧?”

 

张新杰抿了抿嘴唇,走过去开门。

 

“不会的。”

 

张佳乐端起水碗,开始检查里面是否有猫毛。刚从楼下上来的林敬言简略地汇报了宿舍里的情况,走在他身后的韩文清将两袋猫粮放在地上。

 

“换一下吧,这些东西不太新鲜。”

 

张新杰站在训练室中间,头一次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觉得这个场景很是新奇。他吐一口气,准备拉开椅子坐下来,抬头看见墙上的日历,那一丁点的局外人的感受也随之消失了。

 

毕竟咪咪还没有回来呢。

 

 

咪咪之所以叫咪咪,是因为最开始发现她的人这样叫她。当时队员们在休息期间自觉发起了小型会议,张佳乐以一己之力排除万难,在一堆符合霸图爷们气质的名字中拍了板。

 

“是我先发现她的,我有权给她起名字。”

 

“没新意,好多猫都叫这个。”

 

“我不管,很可爱啊。”张佳乐冲林敬言撇嘴,转而朝韩文清道:“除非把我的医药费报销。”

 

韩文清不理他,顾自在手机上点点划划。队长不出声,事情就这样定下了。张佳乐美滋滋地哼起了小调,腿一伸踢到了主机上,一阵龇牙咧嘴。

 

一周之前的一个雨夜里,张佳乐抱着一只小野猫,在宠物医院门口扭伤了脚。他本来没觉得疼,等猫做完手术才发现自己走不了路。林敬言打了辆车将他接了回去,很是冤枉地对着韩文清的黑脸无语。

 

“团队赛等你复盘呢,你去救一只猫?”

 

张佳乐浑身透湿,面上有些疲惫有些茫然:“它快要死了,就是经常在我们院子里的那只,你们肯定都见过的。”

 

队长依旧黑着脸,副队无奈地摇了摇头。临睡前林敬言看他一脸痛苦,往脚踝上涂扭伤药:“至于吗,你看你扭的。”

 

“我踩水坑里去了。”张佳乐皱着眉头认真道:“其实我没那么有爱心,但我真的挺喜欢它的。”

 

第二天他就去了人类的医院。林敬言好人做到底,把小猫接了回来,毕竟扔在宠物医院不是办法。医生叮嘱了很多注意事项,张佳乐条条照做,拄着一只拐忙前忙后,就差在床上给它搭个窝。他最后顶着无形压力,将它安置在训练室门口,而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大家都纷纷对它缴了械。小猫窝在垫子上,不怕生也不粘人,对每个进出的人轻轻叫,几天过后就能和张佳乐一样,跛着一只脚在走廊里来来去去。训练室为它召开了正经会议,讨论要不要把猫留在这里。

 

“它挺乖的,伤也没好全。”

 

“留在这对舒缓队员情绪应该有帮助。”

 

“它以前就在院子里活动,是咱霸图的猫。”

 

“我们应该给它起个名字。”

 

……

 

张佳乐兴高采烈地往碗里倒猫粮:“咪咪,想吃多少吃多少,老韩有的是钱。”

 

“嗯。”韩文清的声音吓得他一激灵,转头看见递过来的另一袋猫粮:“网上说混着吃对身体好。”

 

咪咪听懂了似的叫了一声,眯起一双淡绿色的眼睛。

 

 

张佳乐和咪咪的伤都好了。人渐渐习惯了猫的存在,猫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也不是很乖。大约是吃了韩文清的猫粮的缘故,咪咪长得很快,一身浅灰色毛浓密而亮,在阳光底下会反射出金色的光——她很喜欢坐在午后的窗台上。自从某一次不小心把她放进了训练室,训练室的门就常常开着一道缝,反正她既不会咬电脑线也不会捣乱,只有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才会稍微地闹上一闹。

 

“她不乖,但是很聪明呀。”张佳乐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认真地看咪咪扑蛾子。

 

“是霸图猫的样子。”韩文清道。

 

“昨天我抱她的时候,她还挠了我一下。”白言飞摸着手臂道,“我们是不是该给她剪个指甲?”

 

“被外面那些个发情的小瘪三欺负了怎么办。”秦牧云反对道。

 

张新杰指一指墙角医药箱:“虽然没有破,还是记得涂点酒精。”

 

“前辈,她上你桌子啦。”宋奇英对张佳乐道,后者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键盘上坐了一个毛茸茸的圆屁股。

 

“猫比较喜欢热的地方。”张佳乐无奈地笑着,看她在聊天群里踩出一堆乱码。

 

“张佳乐你是不是训练出错,被罚用脸滚键盘了啊。”

 

张佳乐骄傲地拿起手机回了叶修一句:“霸图机密,你不懂。”

 

 

尽管大家都很喜欢她,咪咪还是跟张佳乐更亲一些。她只会上张佳乐的桌子,偶尔爬到他的背上,怎么叫都不下来。自从她摸到宿舍,更是常常窝在他的床上睡觉,林敬言在宿舍中间垫了猫窝,可她就是不喜欢安稳待着。

 

“她记得我的味道,她最喜欢我。”张佳乐喘着气说,背上的咪咪已经很重了,他有点吃不消。

 

“挑谁不好,偏要挑个身板最单薄的趴着。”

 

张佳乐不堪屈辱,开始跟着韩文清健身。张新杰惊讶地发现以往的问题队员脱胎换骨,早睡早起坚持锻炼,倍儿有精神。张佳乐渐长的肌肉终于应付了咪咪渐长的体重,她已经成年了,不胖也不瘦,在地上躺下来露出肚皮,白色软毛底下隐约可见浅粉色的皮肤。

 

张佳乐一边撸猫一边笑道:“你继续吃,乐哥绝对抱得动你。”

 

咪咪看了他一眼,翻身舔舔毛走了,坐在走廊中央沉思。她也喜欢独自待着,面朝远方发呆,留下一个弯弯扭扭的窈窕背影。或者故意不看你,尾巴和耳朵却出卖了自己,只盼着你叫她两遍。她不喜欢和其他野猫打架,可是必要的时候也十分凶猛;也曾为一条鱼无所不用其极,从树上一跃而下,往后几日都跛着一只脚。张佳乐无师自通般地知道了她所有的小习惯,风雨无阻地换水添粮,陪她玩闹也陪她沉默——他好像和她有种奇妙的默契。

 

“老林,猫能活多长时间啊?”

 

“十多年呢。”林敬言笑道,“那个时候的霸图,肯定有一只联盟出名的猫。”

 

张佳乐眨眨眼睛。于他而言,十年很短,可是也真长啊。

 

 

然而他并没有多想什么的机会。咪咪在一天傍晚离家出走了,门卫大爷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听见了她在大门外面的叫声。大家当初只是觉得她想要出去走走,可是第二天、第三天过后,她都没有回来。

 

此刻正是初春,天气回暖,训练室里却有凉意。没有咪咪的窗台和走廊显得空旷,张佳乐坐在院子里的花坛旁边,像一大只落寞的猫。

 

“别担心,她可能只是去谈恋爱了。”

 

张佳乐叹了口气。她曾把那些为她铺好的小窝当做家吗?就像一件近在咫尺却又错失了的东西,而这本不能用物件作为比拟:咪咪不属于霸图,也不属于他。

 

“很久以前,我经常在花坛边上看见她。”

 

张佳乐刚来霸图时,就发现院子附近有一只小野猫。他喜欢坐在花坛边吹风,有时侧过头去能看见一双淡绿色的眼睛。猫和他一样静静地坐着,向远处投去缥缈而坚定的眼光,不知道在期待什么,也不知道未来如何发生。他看着它朝其他野猫挥出并不锋利的爪子,独自舔着身上深浅伤痕,不小心蹿得太高,即便害怕也要奋力跳下来。

 

野猫有很多,张佳乐偏偏救了那一只。刚刚做完手术的咪咪隔着笼子蹭了蹭他的手,他皱起眉头,心里涌上一股奇妙的感觉。直到现在,她也只对他撒娇示弱。

 

张佳乐托着下巴,将目光投向远方。

 

“从那时候起,我第一次想养猫了。”

 

夕阳西下,阳光照在悄然而回的咪咪身上,反射出金色而温暖的光。


 

林敬言退役那天,咪咪生下了两只小猫。张佳乐帮着他收完行李,两个人一起去看望她们。张新杰领着其他人搭了一个又大又软的新窝,小猫们闭着眼睛缩在咪咪身下吃奶。她胖了一些,看起来满足而快乐,眼看二人走来,朝他们轻轻叫了一声。

 

“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林敬言和咪咪道别,转而对张佳乐说:“如果条件允许,我想挑一只养。”

 

“那不错。”韩文清从门后走出来,显然也在头痛小猫的事情:“如果她不挠你的话。”

 

咪咪似乎听懂了,淡绿色的眼睛盯着张佳乐。他笑着摸摸她的头顶:“我们会看着老林的,也会等着它们长大。”

 

“明年后年,还有很多年,她都会在我们身边。”

 

“那时候你们都老啦。”

 

张佳乐笑了起来。

 

“我会一直打下去的。”

 

他搭上了旁边人的肩膀,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嘴角翘了一下。

 

“咪咪,你说是不是?”

 

-END-

 

一只猫融化一堆爷们儿的故事,好温情啊一点不荣耀233333【什么鬼

也让mimi客串了一次,乐乐撸得你舒服么!有一些对你们想说的话,都写在里面啦

 


评论(5)
热度(76)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