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还复来(陆)

(序·壹)(贰)(叁)(肆)(伍)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沅陵城不大不小。孙哲平独自于喧闹人潮中穿行,不用驻足发问也能将事情听个大概。这顾家世代以贩茶为业,自顾老爷这一代发迹,现已是湘西一带有名的茶商。顾老爷中年得子,对这一棵独苗甚是溺爱,如今小公子生了怪病,自然紧张非常。远在几条街之外的顾府前行人攒动,大门半开半阖,下人从里头让出一个上了年纪的郎中,甫一出门便抚须叹气,道公子之病实属平生罕见,自己毫无诊治之法。

 

话音未落,人群中便跳出一个红衣青年来,直对着那小厮道:“顾公子病情如何,在下能否见上一见?”

 

众人见张佳乐相貌打扮皆是出众,只道他是哪个过路的公子哥儿,想来凑个热闹罢了。那小厮正心烦着,眼见一个来捣乱的,又不好发作,只得苦着脸道:“这位公子,我家少爷病情紧张,您请莫要玩笑,耽误了诊治就不好了。”

 

张佳乐闻言板起脸来,将那下人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直教他心中发毛。方才开口道:“你昨夜一宿没睡,身上有皮肉瘀伤;脾胃虚寒,应是年少时落下的病根。”

 

“这……”他所言属实,然一介年青人又能做何用场?“公子所言极是,不过小的身上这些病痛,一般郎中都能看出个大概。”

 

张佳乐瞪眼道:“你家请了多少‘一般郎中’,我为何就不能进了?”抬脚便要迈进门内,被一把拦住了。不由气道:“你好生糊涂……”

 

“且慢。”孙哲平方才从路人中挤了出来,上前出言解围:“我这朋友出身药草世家,颇有些医术造诣。只是因救人心切,脾气有些急躁,还请莫要见怪。”

 

张佳乐略带惊讶地看他一眼,也不多话。那小厮见他成熟稳重,举手投足间一股子侠气,怀疑之心总算放下大半,再询问片刻,终于放人进门。堂前屋后气氛皆是凝重,不时有下人匆忙经过。侧院内隐约传出哭喊之声,走近一看原是个跪在地上的婢女,见到二人讨饶般哀叫一声,又被身边管事模样的人赏了一鞭。

 

孙哲平看得皱起眉头,张佳乐仍旧一副冷淡模样。那小厮之前一直在前方带路,此时见状有些瑟缩,步伐却不停,想是对这情景习以为常。直进到屋内见过顾老爷顾夫人,角落里被团团围住的床榻内却传出一个声音来:“张兄、孙兄,可是你们?”

 

下人们悉数退去,榻上躺着的正是昨晚上同二人共饮的“李公子”。庭院内婢子哭喊声愈发凄厉,那公子四肢僵硬头不能动,只一双眼睛乱转,口中喊道:“爹,您不要罚小翠了,是我——”

 

“小小奴婢瞒着我纵你出门鬼混,今日打死在院里也不为过。”顾老爷冷笑一声,似乎不愿多言,转而朝孙哲平道:“二位可是认识小麟?平日里未曾听他提起过。”

 

孙哲平看着榻上人眼中求助神情,知道他是有所隐瞒。只简略道:“我们二人原是来此游历,前两日于茶楼同顾公子偶遇,言语间甚是投缘。方才我朋友还为寻他不到而惋惜,不曾想顾公子原是用了假名。”

 

那厢张佳乐已走到顾麟跟前,看他这副模样,不禁悲痛大叹:“先前看你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如今怎么成了这样!”说着便伸出手来在那细瘦腕子上探了一探,皱紧了眉头低声问道:“你这两天可曾见过什么怪人,吃过什么可疑的东西?关乎性命之事,你可莫要扯谎。”

 

只在昨日见过你,还喝了你给他倒的酒。孙哲平不露声色,到了旁人眼中便是默认神情;那顾公子更是怕得要命,连道没有不曾。张佳乐摇一摇头,转身对顾老爷道:“顾公子之病实属罕见,依在下拙见,怕是被人在暗处下了毒。此毒药性虽慢,但发作起来痛苦非常,自四肢麻痹人体,直至窒息而死。”

 

他的形容着实与症状相符,听闻此言,不仅顾麟吓得双眼失神,顾老爷亦心中一悸,强作镇定发问:“公子可知如何医治我儿?”眼看张佳乐一副欲言又止模样,又忙道:“只要公子能救我儿,顾某定当全力报答。”

 

“报酬的事先不要提,在下怎能趁人之危?”张佳乐义正词严道,面上仍旧有犹豫神色。

 

“公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在下学识浅薄,并未真正见过这等奇毒,只在滇南学医时有缘听闻。家母曾说过,有种药草能够治百病、解千毒,甚至医死人、肉白骨。若是得到这样一株奇珍异草,再稀奇的疑难杂症,都不过是区区小病罢了。”他看着顾老爷微妙神情,谦虚笑道:“这些自然都是在下的幻想。传闻中的东西,说不准都是假的……在下行医数年,不敢说能妙手回春,但对于解毒之法也算颇有心得。顾老爷可否准许在下一试?”

 

终于有人说可以一试,无论结果如何,总要治上一治。张佳乐当即从袖袋中取出盛针的木盒子来,手法迅疾地刺了顾麟一身,面色如常地朝孙哲平道:“接下来要麻烦孙兄,将他体内毒素以内力震将出来。这屋里只你一个习武之人,咱们剩下的不会护体之法,难免要受此毒所害,还请顾老爷先回避片刻。我先在此指点你如何施力,祛毒之事切忌操之过急。”孙哲平应下后,又向顾老爷道:“您如果信得过我这位朋友,就请让他为顾公子祛毒罢。事情紧迫,老爷要快些做决定才是。”

 

张佳乐说得头头是道,这二人也皆是神情真挚,将人平安救回来也说不定。顾老爷只得点头,心事重重地朝自己房内走去;张佳乐眼看那背影渐远,又施一针将顾麟扎晕,手掌一翻塞给孙哲平一颗丹药:“你且看好他,一炷香之后喂他服下。别的什么都不用做。”

 

孙哲平无言地目送他行至门口,他却像感知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投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复杂眼光。

 

“你可知一味药草,名曰‘芳魂’?”

 

他的话与他的人都风一样地飘远。

 

孙哲平心想,那药草可能便如他一样,是一朵飘拂在风中的水红色的花。


-TBC-

总算码出来了,明儿再改...这一话写得很干,下一更走走感情线!

老孙主视角显得他很沉默,其实他一直暗中纵容观察啦,话不多说就是干




评论(2)
热度(18)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