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雨河


“你走到哪了?”

 

“我——哎哟!”

 

孙哲平吓了一跳,一个油门没踩住,车子瞬间熄了火。雨水沿着排气口涌到车里,淹没了张佳乐挑的毛绒踏垫。

 

“水里有块石头,刚才差点绊倒。”电话那头的人报出一个地名,“你呢,你还好吗……”

 

“我很不好。”孙哲平卷起短裤裤脚跳出车外,眺望被齐膝河流堵住的车龙。旁边一辆车显然陷入了同样境地,车主正无奈地拿了水杯向外舀水。

 

张佳乐在离他几条路开外蹚着水,孙哲平随着弃车人流长途跋涉,期间被路人撞了一次,于街角面包店抢到最后两袋糕点,衬衫上溅到三行水渍。足足一小时后他在十字路口的人群中发现熟悉身影,张佳乐两眼放光飞速走来,饿虎扑食般抢走一份吃的,袋子见底后似乎堪堪发现身边站着的人,大力拍拍孙哲平肩膀道:“救哥于水火之中,够爷们。”

 

孙哲平看他一本正经的脸,忍住没有在这条人满为患的河里给人来上一拳。“你别把手机掉了。”

 

他话音刚落,张佳乐的手机就噗通落进了水里。

 

二人面面相觑,双双弯腰河中摸鱼。良久一无所获,张佳乐一个没忍住,真的给孙哲平来上了一拳。他们在角落里拧了起来,水花溅到路边淹死的自行车身上。张佳乐躲过一招擒龙爪自信回头,不料一个踩空,歪在行道树脚下。

 

 

孙哲平沉默地缓缓蹚河,张佳乐带着一身潮气叠在他背上。路依然水泄不通,代步工具成批溺水。偶有车辆还算幸运,紧踩油门从立交桥底穿过,像艘带着飞溅水花的海上小艇。

 

“手机怎么办?”

 

“不要了。”

 

“咱们的车呢?”

 

“也不要了。”

 

“那我呢?”

 

孙哲平叹气:“我倒是很想不要。”

 

张佳乐笑嘻嘻蹬腿,又吃痛缩了回去。“下回我来背你……哎我们这是朝哪儿走啊?”

 

你还想有下一次?

 

孙哲平拍两下他的屁股,在抗议声中紧了紧手势。

 

“回家。”


-END-

写写小段子,乐乐代表我想作妖的心

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脑洞我才蹚回家不久...



评论(6)
热度(29)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