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生花(中)


3

纵然张佳乐想象力丰富,也从未做过把一只鬼带回宿舍的梦。而现在他坐在椅子上佯装正经地读着课本,百花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四周摆设。隔壁寝方锐拉着黄少天和林敬言一起打桌游,张新杰见不得这乌烟瘴气,现在应该泡在图书馆里。

 

打输了就脱一件衣服,黄少天穿着短裤冲张佳乐喊:“你今晚上怎么啦,没精打采的,不会真见鬼了吧。”

 

他猜得很对。如果可以,张佳乐只想一把蒙住百花的眼睛,可是它却轻笑一声,径自走到那堆人身边观战起来。他细细端详百花身形,觉得它若不是鬼魂,气质也依然会十分出尘。这样不沾烟火气的鬼居然提出要跟在自己身边,张佳乐一开始的确十分惊讶。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麻烦你的。”天台上的百花站得离张佳乐非常近,脸色却不似之前那般苍白。“可是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待在你身旁。”

 

百花寥寥数语掷到张佳乐耳朵里,他什么都听全了,然而什么都没有懂。他正在斟酌先问哪个问题,却听得邹远的呼喊声从室内传来。

 

“前辈你在哪,没事吧?”

 

张佳乐匆忙翻窗,十分狼狈地落到地上,看见邹远心急模样很是歉疚。“我到天台吹吹风,景色挺不错的,你要不要也来看看……”

 

邹远松了口气,无奈道:“我就不去了……你要注意安全啊。”

 

百花早已穿墙而过,沉默地跟了他们一路。在一道分叉路口与邹远道别后,张佳乐终于提了第一个问题。

 

“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百花沉思片刻,似乎在组织一个浅显易懂的解释。他张了张嘴,抬眼看见张佳乐纠结神色,笑道:“还是先不要告诉你吧,夜已经深了,我怕你睡不着。”

 

张佳乐还未曾见过这么善解人意的鬼。只是百花不说,他也不一定能睡得着。他老老实实窝在书桌前读了几篇英语课文,还背了一会最讨厌的政治。期间张新杰回寝督促室友们熄灯睡觉,然而直到张佳乐洗漱完毕躺倒床上,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百花立在窗前出神,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转头冲他抱歉一笑。它的眼睛与张佳乐的一模一样,嘴唇弯起来的弧度也很相似;可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却是截然不同的神情,令他觉得它好像是自己不曾拥有的一部分。

 

是夜,张佳乐辗转反侧,朦胧间终于入睡。梦中他似乎走过许许多多的路,将中原平地与异域高山都踏在脚下。一个身穿玄色甲胄的人在前方策马飞驰,他喊不停也抓不住,只能徒劳地遥遥追逐。风那样冷那样尖锐,割得他失去了声音与表情。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那人终于停了下来,转身朝他伸出一只手。

 

张佳乐肯定自己看见了他的脸,因为他记下了自己看到那张脸时的感觉。他缓缓醒来,心中平和安定,脸上却带着不属于自己的陌生泪痕。

 

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百花依旧站在窗前温和而沉默地看着他,他觉得自己偷走了它的一场梦。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张佳乐隐约明白百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直到梦境的最后一刻,他都没能抓住那只手。

 

4

“你要找的人如果和你一个时代,一定早就死了。”

 

百花点点头。“肉身没有了,可魂魄还在。”

 

张佳乐皱着眉头嚼包子:“那他现在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在干什么?”

 

百花摇摇头。

 

张佳乐恨铁不成钢地拍桌:“这些你都不知道,我上哪儿给你找人去……”

 

“你有一天会见到的。命数无常,但是有始有终。”它看着张佳乐不能理解的眼神,张口堵住了他呼之欲出的疑惑。

 

“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

 

 

百花讲述的故事十分简短,支离破碎且都是些它念念不忘的细节。张佳乐努力地从中还原故事的大致框架,只是不知道是漫长时光抹去了它的记忆,亦或这只是它付出的一点代价。

 

“你与将军一起戍守边疆,征战四方,那应该就是我昨天梦里的情节了吧。”张佳乐从自言自语中回神,看见百花默认神情,按捺不住好奇发问:“你刚刚说他率兵抵御蛮族入侵,下令让你留在营帐里。然后呢?”

 

百花已然沉默了很长时间,张佳乐愣住片刻,后知后觉地明白它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他没回来。”百花面上没有多余表情,唯有眼底悲切一览无遗。“我们几乎全军覆没,我被任命为求和使臣,自戕于敌军帐中。”他深吸一口气,“他在战时给我留过一封信,我没拆开过,后来就弄丢了。他说他有一坛好酒,要到班师回朝后邀我共饮,可惜也没有机会了。”

 

张佳乐张了张嘴,觉得未说出口的猜测都无用。他们是什么关系?交换过怎样的誓言?百花可能早已经忘记了。执念凝成的魂魄孤独又残缺,那执念即是它存在的意义,而百花真正的故事,可能就如战场上一缕黄沙,于将士嘶吼中和马蹄奔踏间散失了。

 

“我精通风水术数,安排好一切身后事,剥离一魄等他轮回。”百花叹一口气,“可正因魂魄不全,每一世都年少早逝,我也一直没有等到他。”

 

张佳乐这才明白自己经历为何如此不同寻常,惊讶道:“那如今……”

 

“如今你既能看见我,也得到了我散落的信物。”百花指指张佳乐颈间挂坠,“天意难违,每一世堕入轮回时都会吸取我这一魄的精元。我已经等不到下一世了。”

 

它垂眼笑笑,眼里满是歉意。“只是委屈了你,为了我一己念头受苦。”

 

张佳乐摇一摇头,什么都不能说。他听的故事原是自己的故事,那一魄一执念原是自己遗失的部分。他只怨自己不能感同身受,哪里能够拒绝百花的请求?

 

“我实在忘记了自己当年的想法。”百花端详自己手心浅浅掌纹,“命里有时终须有,人何故要如此执着呢?”

 

“因为不甘心啊。”

 

张佳乐站起身来,将手掌迎着光举在眼前。他的掌纹不乱亦不简洁,生命线不长不短,爱情线一条路走到底。即便现在有人告诉他命数天定,他也会把想做的事情一一实现。

 

他活力十足地眨眨眼睛,像个老朋友一样作势拍了拍百花的肩膀。

 

“我陪你去找他。”


-TBC-


然而只能挠着头尬剧情

其实这篇cp是百花x乐乐吧【你走




评论(7)
热度(20)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