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还复来(贰)

(序·壹)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天正大亮。剑客踏出门去,被久违日光激得闭了眼睛,一团毛茸茸东西恰好扑到脚下,心中不免一惊。

 

张佳乐先他一步把那毛团子提将起来,仔细一看原是只颇有灵气的狸猫。

 

“你这野小子,喜欢什么不好偏偏爱血腥气。”骂完随手一丢,那狸猫在空中翻转稳稳落地,既不怕也不恼,竟是毫不在意扭着屁股走了。

 

孙哲平失笑:“想不到它还是个轻功高手。”再抬头四下环顾这不大不小精致院落,赞道:“真是个好地方。”

 

张佳乐不置可否地撇嘴,顾自走在前面带路。“聪明的畜生会找好主人,聪明的人会找好居所。”眉眼间却显出笑意。

 

孙哲平听他把功德都揽在自己头上,心里觉得这小郎中有趣得紧,口中也顺着他称是。二人不多时便走到花圃前,他跟着张佳乐迈进门内,看见一地生机勃勃的各色花草。

 

“这满园花草都是你栽的?”孙哲平作为外行,单看这些繁杂品种也知培育不易。

 

“已经不是‘满园’了。”张佳乐转过身来盯着他,微微仰着头,硬是看出了俯视的架势。园子中间被搬空一块,还有些犁过的新痕,应该就是当初被他砸坏的地方了。孙哲平自知理亏,心知再问只会让他更气,便不再多言,找起他那柄剑来。

 

张佳乐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冷眼看他目光游曳,最终将手指朝远处一点,幽幽道:“你的心肝宝贝在那里。”

 

孙哲平顺着他手看过去,远处角落里一棵树干上贴着个细长东西,走过去一看,竟就是他的剑。那剑被粗细不一铁链缚在树上,层层叠叠的,末端还加了把锁。孙哲平原想自己这剑巨大沉重,张佳乐拔不拔得出来尚且是个问题,想不到他非但拿了出来,还撒气般将它绑在树上。不禁想像当时情景,无奈道:“你这又是何必。”

 

张佳乐甩着手,似乎手臂仍在酸痛,面上却颇为得意:“我还没那么好心放你走呢。”他这一招看似鲁莽实则聪明,以孙哲平的伤势若想拆下那剑绝非易事;至于为何不把它匿藏起来,大概只是怨气无处发泄罢了。

 

孙哲平显然窥中他心思:“你若是不解气,不如把孙某也绑在树上罢。”

 

张佳乐连连摇头:“那怎么行!你身上有伤,倘若严重了可怎么办。”他伸出手确认了锁链的坚固程度,笑嘻嘻道:“在下虽不及孙兄侠勇,好歹也是不趁人之危的。”

 

孙哲平思来想去,觉得他完全配不上“不趁人之危”这个词;而他所耍的所有小伎俩,也不过是怕自己甩袖子走人罢了,到底也算不上过分。只能使出十分真诚语气保证道:“我没想过要走。救命之恩,总归是要还清的。”真诚归真诚,神色却有掩不净无奈。

 

张佳乐不以为然道:“谁知道你这话是真是假。”话虽如此,却是将孙哲平晾在一边,顾自侍弄花草去了。

 

孙哲平看他不再理会自己,知道他的气算是暂时消了,自己留在这里只会徒增麻烦,索性也离开这花圃,四处去转了一转。小小院落于布局并无特别之处,但胜在别致生动,不仅各处栽种时令花树,角落或空地更有些别样点缀,主人倾注的心血可见一斑。他在屏风和几支翠竹前出神,经过一丛蔷薇和几棵桃树,最终在厨房旁边被张佳乐逮住了。

 

“四处都找不着你,没想到在这里。你盯着我的酒坛做什么?”

 

孙哲平见他咄咄逼人眼神,几乎错觉自己偷了他什么珍贵的东西。“无聊走走罢了。”

 

张佳乐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警告道:“这可是我亲自泡的药酒。你要是偷偷打开,说不定会发现一条活蛇。”转身将门一推,孙哲平跟着他迈入整洁厨房,闻到些清淡香味。

 

“这里有简陋桌椅,我们就在此吃饭罢,省的搬来搬去又麻烦。”张佳乐利落摆好碗碟往对面一坐:“你伤未好全,鱼肉之类就免了,好好清热解火才是。”话虽这么说,饭菜也并没有糊弄了事的意思,分量不大但也算精致。孙哲平赞了句味道不错,他却停了筷,若有所思地拄起下颌。“你们江湖中人都这么假模假样?见到什么都要夸,也不知道哪一句才是真话。”

 

一来二去这么些天,孙哲平也大致摸清了他性格。这人嘴巴可以说是毒了一点,心里却完全相反;说气话的时候未必真的生气,若是哪天真的安安静静,自己倒要担心哪里招惹了人家。无奈归无奈,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却是当真有意思。当下便笑道:“江湖中人保命尚且不易,平日里粗茶淡饭便十分满足。况且每个人都有其得意之处,你不要太过谦虚。”

 

对面人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再无他话。一时之间室内只余碗筷轻碰声,孙哲平几乎以为自己找到了制服他毒嘴毒舌的方法。却听得他轻问一句,不像是在问他,也不像是在问自己。

 

“如果我想要的偏不是那点得意之处呢?”

 

孙哲平闻言一怔,去看他的脸色,那双桃花眼却像知悉他想法似得垂了下去,再抬起来时又是一副戏谑神色。“既然自己没有,那就要麻烦别人了。”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张佳乐一本正经道:“我想请孙兄同我一起探访一个故人。”

 

“这还有请别人一起探访的道理。”孙哲平调侃一句,倾身要收拾碗筷,被张佳乐摁住了。

 

“你也看见这江湖险恶,单凭如你一般的侠士也逃不过小人追杀,要是栽到荒山野岭,一定也尸骨无存。”他一口气将杯中冷茶饮尽,叹息道:“我不会武功,要是得罪什么人,估计下场只会更惨。”

 

孙哲平听他这么一说,只觉得天下人尽是拦路匪,而张佳乐大约是什么不世出的奇珍异宝,至于自己只能时刻履行镖头的义务,万不可令他落灰蒙尘。“刀剑不眨眼,我身上仇怨可能会波及到你。”

 

张佳乐不以为然地眨眼:“又不是去偷鸡摸狗。你便跟我一般伪装成平民百姓,身上的剑藏一藏,速去速回,哪里会被别人盯上。”

 

看他执意要求,孙哲平除了答应也别无他法。只得说:“到时候路上小心些。”也不知道张佳乐听进去多少。他慢悠悠走到门口仰头望去,天空中有与昨日一样的云与飞鸟,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点飘渺的惆怅。

 

张佳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后:“孙大侠,你且说江湖的尽头是什么?”

 

是花草纷繁的小小庭院?还是杯中一缕悠然茶香?

 

孙哲平微笑起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江湖的尽头,未必就不是江湖。”


 

-TBC-

瞎扯王道.......

有没有ios农药大佬带躺赢带上分啊!跟我一样坑也行,只要不比我坑都行(应该没有这种人

开玩笑的,以上都是瞎扯,有时间不如教乐乐研究一下厨艺(乐:我也不想的......




评论(4)
热度(30)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