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邪不压正

写着玩儿的小段子,熊大侠x呆教主 

ooc预警

 

1

孙哲平是大侠,是因为他的师父就是大侠。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可能不会选择这个职业,但事实是他没得选。

师父是个威武雄壮一身正气的汉子,用一把戒尺将他从小打到大。十几年后师父变成了依然威武雄壮一身正气的老头,最喜欢讲的事情也从江湖第一美人和自己的风流往事变成了把孙哲平从小拉扯大的煽情片段——当然风流和煽情这两个词孙哲平都不能感同身受。

师父:当年我和红袖……

孙哲平:说得好像你跟她表白她答应你了似的。

师父:你小时候……

孙哲平:打我打断了十五根扫帚,我数的。

师父揉揉眉心:徒儿你也不小了,应该下山历练一番。江湖上有一魔教为非作歹,你且带好行李,即刻出发吧。对了,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

孙哲平:下山捉鱼上树掏蛋。师父你想要的话就得过几天了,回来路上我都吃完了。

师父:你以后自立门户去吧,别回来了。

 

2

张佳乐是魔教教主,是因为他爸就是魔教教主。

老张教主告诫他,教主要有教主的样子,以德服人,团结友爱,这样才能得众心,把教派发扬光大。

十几岁的时候张佳乐跟厨子老刘的儿子打架,把人揍得鼻青脸肿,回去被他爹也揍了个鼻青脸肿。

老张教主:你这样怎么行!这件事情传出去了,大家都会说堂堂教主之子欺负弱小,子不教父之过,你爹也没法在江湖上立足啊!

张佳乐:……可是我们不是魔教吗?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老张教主:你偷偷藏在被子底下的话本已经被我发现了。以后少看点有的没的,多练功夫多吃饭,少主也要有少主的样子才行。

张佳乐:哦……

少年张佳乐听了老爹的话,体恤百姓,爱护生灵,受到大家的敬佩。老张教主表示十分欣慰,决定把教主之位传给他。

张佳乐:爹你干什么去?

老张教主:我偶遇一女子,对其一见钟情。你娘去得早,我拉扯你不容易,是时候退位隐居了。

张佳乐:可我还没准备好。

老张教主:上任之前,你应该先下山去考察一下民情。我先走了,红袖要等不及了。

张佳乐:……女人如手足儿子如衣服,你还是不要回来了。

 

3

被赶下山的孙哲平丝毫没有这个觉悟,一天天好不快活。

被赶下山的张佳乐担起了教主的责任,一天天愁眉苦脸。

一天孙哲平在客栈住店,晚饭时看见对桌有一红衣女子,长得英气,却无端透出股忧郁气质,和周围众人好不一样。

孙哲平:我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意思了。这才是我眼中的佳人。

孙哲平走上前去:这位姑娘,在下见你气质不凡,特来结交,敢问芳名几何?

张佳乐:我是男的。

孙哲平惊讶一瞬,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孙哲平:这位兄台,在下见你风度不凡,特来结交,敢问尊姓大名?

张佳乐:在下魔教教主张佳乐。

孙哲平惊讶一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4

孙哲平再叫来一壶酒,给张佳乐满满斟上。

孙哲平:既是魔教,为何坦诚相告?

张佳乐:我爹说魔教中人要行的端坐得直,光明磊落才能使人信服。

孙哲平暗自钦佩,魔头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做坏事不用打草稿。

孙哲平:那你的武功一定很高强。

张佳乐腼腆一笑:何出此言?不过我轻功和暗器还可以,捉个人不在话下。

孙哲平暗自点头,魔头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刀光剑影只当儿戏。

孙哲平还想问点什么,张佳乐却喝多了,头噗通一声磕在桌面上,睡了过去。

孙哲平:竟然都不叫痛,可以算是武林高手了。

孙哲平将张佳乐扛到楼上,引起众人侧目。

孙哲平:我内人不胜酒力,不好意思。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熟睡中的脸,决定感化他一心向善。

 

5

孙哲平以四海游历为名跟随张佳乐。

第一天,张佳乐施舍了一个乞丐。

孙哲平心想:看来他也不是十成十的恶人,有些仁善之心。

第二天,张佳乐由于前一天施舍乞丐,被丐帮包围。孙哲平提剑上前意图威吓,被张佳乐制止,二人左闪右躲突出重围,衣服脏破。

孙哲平心想:看来他只能算八成的恶人,不屑与无关人等动手。

张佳乐:实在不好意思,连累兄台你。

孙哲平紧盯张佳乐放在衣带上的手:不妨事。还有,你我都是男子,换衣服这种事不必躲藏。

第三天,张佳乐接济一卖身葬父女子,女子看见他的脸,落泪表示愿以身相许。

孙哲平十分烦躁:这些日子我都见她葬了三回父了,她是骗子,你不要信。

张佳乐:见人危难不能不帮啊,说不定这位姑娘有难言之隐。

孙哲平心想:这都几天了,我还真没见着他恶在哪里,倒是发现他有点傻。

第四天,张佳乐制服一强抢民女的强盗。

第五天,张佳乐发现一通缉犯,追捕过程中不巧用毒针将其扎死。

孙哲平:他死有余辜。

张佳乐惆怅看着自己双手:我晓得。但是每次做出这等事,总感觉良心不安,晚上睡不好觉。

孙哲平:……

孙哲平:两个人一间屋睡得更安稳些,我跟你睡吧。

 

6

入夜。

孙哲平:我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叫魔教?

张佳乐:有正派就要有邪派啊,武林不都是这样么。

孙哲平:你们干的也不是邪派的事。

张佳乐:杀人放火强抢民女我都干过,怎么不算邪派了?

孙哲平心想,看来你爹脑子也不太灵光。

张佳乐:不说这个,两个人睡一张床是否太挤了些?

孙哲平:不挤,你可以把手放在我身上睡。

孙哲平:睡得着吗?

没有回应,只听得张佳乐安稳呼吸。

 

7

日子过去,两人形影不离。张佳乐再也没做过噩梦,孙哲平琢磨怎样上门提亲。

孙哲平:你父亲可曾给你说过亲事?

张佳乐:他连自己的事都搞不好,我们家绝后估计他都不管。

孙哲平眼冒精光。

孙哲平: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张佳乐大惊:你想跟我在一起?我可是魔教教主!

孙哲平:不影响。

张佳乐:我杀人不眨眼啊!

孙哲平:你杀的都是歹人。

张佳乐:自古正邪不两立!

孙哲平: 我们中和一下,正好为民除害了。

张佳乐:……

 

8

孙哲平:我可以让你睡得安稳,还能陪你喝酒同你云游。

张佳乐不假思索:你说的这些都很不错,可是我从未想过要娶个男人呢。

孙哲平循循善诱:王公贵族都爱这么搞,你怎么就不行?

张佳乐:魔教中人只能和自己人联姻,这是流传下来的规矩。

孙哲平:这算哪门子规矩!你是魔教教主,你就是规矩。

张佳乐:好像是有些道理……

孙哲平:话不多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日子就定下个月十五,时间有点紧,你准备一下。

张佳乐:……你才是魔教教主吧!

 

9

新婚之日,正邪两派中人皆来祝贺。

孙师父看见老张教主身旁的女人,差点在喜宴上大打出手,被一众人等拦住了。

孙哲平:别管他们,该办正事办正事。

张佳乐:你为何不坐花轿?

孙哲平:因为等不及见你。

张佳乐:那你为何不披盖头?

孙哲平:因为想好好看你。

张佳乐:你的婚服怎么如此简单?

孙哲平:因为脱下来麻烦。

张佳乐:好吧……我们该喝喜酒了。

孙哲平:这个一定要喝。来,你喝半壶,我喝半壶。

孙哲平:感觉怎么样?

张佳乐:有点晕……

孙哲平把张佳乐扛到床上:很好。

 

10

翌日。

张佳乐捂着腰龇牙咧嘴,朝孙哲平亮出毒针,没舍得扎,又放下了。

孙哲平:你有一句话,现在想来说得没错。

孙哲平:自古正邪不两立,所以有一个人要躺下。

张佳乐:那凭什么是我!

孙哲平:邪不压正,没听说过吗。

张佳乐:……孙哲平你是真混蛋啊!

 

-END-


评论(7)
热度(84)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