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第十九年的冤家路窄(下)

(上)

*给坑文的  @鸭先知今天也要填坑   《论如何追到图书馆的男神》 的坑番外,顺便敲打原作者勤产双花(葛躺

*私设请看原文:原文传送门




从孙哲平坐下起,校门口茶餐厅窗边第二个方桌旁就一直弥漫着微妙的气氛。约他出去的人——张佳乐——此时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在跟黄少天交换战略信息,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简直波涛汹涌;而被蒙在鼓里的孙哲平因为掉马难得一怂,一个人喝完了一大杯冰水,咬了咬牙,挥手让服务员再送了一杯。

 

“现在什么情况?他说话了没有?”

 

“没跟我说话。”张佳乐装作不经意地快速瞥了一下孙哲平,“在喝冰水,第二杯了。”

 

“这是个什么意思!”黄少天窝在喻文州身边冥思苦想,手上噼里啪啦敲了一堆字,又咂着嘴删掉了。

 

话说回来,行事一向光明正大的孙哲平居然因为一点小事瞒了张佳乐这么长时间,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张佳乐当然不会脑内吐槽自己不够细心,在情感方面一向粗神经的他也能分辨“落花狼藉”和孙哲平对他截然不同的态度,因此从没把两个人扯一起去过;然而他特别不明白,网路上的孙哲平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跟他像原先一样相处。

 

“我指的是,”当时张佳乐好不容易缓过来,艰难地对面前黄少天说,“他不是跟我不对付吗,怎么……”

 

“怎么在你掉马之后一直忍着你还带你飞,怎么转发你微博还点赞,怎么借你绝版游戏光盘?”黄少天嚼完一袋薯片,又拿了一包话梅:“你要不要也吃点?”

 

张佳乐一想到光盘就肉疼,连连摆手:“我可没那个胃口!”他皱着眉头思索片刻,捂脸道:“你说他是不是精神分裂,我……”

 

黄少天难得表情严肃地插了话。“你觉得孙哲平这个人怎么样?”

 

张佳乐愣了两秒,开始看天看地。“他……烦啊,烦得要死还用说吗。”

 

“为什么?”

 

“就总找我麻烦,不让我好过,挑刺,吐槽,嫌弃。”

 

黄少天实力翻白眼:“小孩儿一样,能不能行。”他撇撇嘴,“你们俩都像小孩儿一样,反正这事你得跟他弄明白。”

 

张佳乐捂着脑袋心想,黄少天有时候看起来傻,其实比自己明理多了。他斟酌一番,决定虚心请教这个相当不靠谱的情感专家。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睨了他一眼,反手往他嘴里塞了一把话梅,在人呜哩哇啦的当口抄起张佳乐的手机迅速发了个短信。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他熟练地拍了拍目瞪口呆的张佳乐的肩膀,转身出门给男朋友打电话去了。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作用也仅限于替张佳乐发了一条约人的短信。不是他不想帮,而是他本身也没什么经验,纵使举起手脚发誓孙哲平肯定对张佳乐有意思,面对此间情形他也束手无策。反观张佳乐这边,在大骂坑货之后也不得不迎着头皮跟对面杠,毕竟人算是他约出来的,半道退缩叫什么事儿。

 

“这种斗争就像打游戏,你得发挥自己的特长。”

 

张佳乐把手机一扔点了杯摩卡,动了动脑袋觉得脖子酸痛。孙哲平这货真能忍,从进门落座一句话也没跟他讲过,板着个脸不知道在沉思些啥;倒是自己太过紧张,好不容易放松下来,感觉脊椎都能扳得啪啪响。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什么吧。”张佳乐觉得自己特别沉着冷静,烟雾弹放得恰是时候。

 

孙哲平沉默几秒,坦率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这是什么回答!张佳乐有一肚子的话要一吐为快,一张嘴立刻被噎得熄火了。

 

“我的光碟你打算怎么赔我?”

 

敌进我退。张佳乐镇定地咬扁了吸管:“这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

 

孙哲平一挑眉毛。“那你说,我们今天是什么主题?”

 

讨伐!围剿!歼灭!

 

张佳乐盯着boss孙哲平头上纹丝未动的血条,在心底咬牙切齿。他原本只是想把事情问个清楚,可看见孙哲平波澜不惊的脸就一阵来气,即便这个波澜不惊完全是装出来的。张佳乐看着贫,实际上跟黄少天一样不擅长嘴上功夫,此刻他简直能用期末成绩打赌,孙哲平百分之百会编个说辞蒙混过去,而自己连个反击的套路都没有。

 

张佳乐咬着嘴唇,瞬间将黄少天的临行指导和远程建议全部抛在脑后。孙哲平那不合时宜响起的手机铃声并没有打断他的思绪,直到人无奈的声音压低了从对面飘过来。

 

“我在图书馆呢妈,晚上再打过去。”

 

“什么?……对就我自己。挂了啊。”

 

张佳乐难得机敏,一句话怼了过去:“当我空气呢是吧?”

 

孙妈妈在电话那头立即辨别出了张佳乐的声音,揶揄道:“我就说最近怎么都没时间好好讲话,是不是都和乐乐在一起?你上回不是说一点都不喜欢他,这又是怎么了。”

 

孙哲平:“我不是……”

 

孙妈妈:“别不承认。”

 

孙哲平:“我没有……”

 

张佳乐一心两用地听着孙哲平说话,虽然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但看见他明显吃瘪的表情,心里给孙妈妈竖了一百个拇指。那边孙哲平还在无力挣扎:“什么回家,跟你说了我不喜……”

 

对嘛。敌疲我打啊!

 

灵光乍现。张佳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杯子一撂就冲对面喊了一句:“你刚才不还说了最喜欢我吗?”

 

孙boss闻听此言僵直在原地,血条瞬间归零。

 

只图一时爽快的张佳乐十分无辜地眨眨眼睛:跟你说了别逼我发狠,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黑。

 

 


“你就在这儿胡闹!看我今天就——”孙爸爸抄起扫帚就要往孙哲平身上招呼,被孙妈妈和张佳乐一人抓一只手生拦了下来。

 

心大而不计较后果的张佳乐最终把自己折腾到了孙家的饭桌上。此前他也没有预料到这出神入化的情节走向,谁知家有一老如有一堆宝,尤其还是这样作天作地的太后们。

 

他一边扒饭一边纳闷为什么孙哲平的妈不是黄少天的妈,这样他不仅拥有男闺蜜同时还拥有了闺蜜妈妈组,进而愤慨黄少天这小子撂下他一个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直到他天马行空的思绪被孙爸爸一嗓子吼断。

 

张佳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手伸出去之后心里揣摩了一下,感觉还真有点虚——虽说是孙妈妈代表孙家盛情邀请自己来孙家做客,但孙爸爸从他进门后脸色就没好过,终于在孙哲平再一次争辩之后爆发了。

 

他隐约觉得事情被自己闹大了,讲话的语气也有点讪讪:“叔叔,那个……”

 

孙爸爸大手一挥:“你别替这小子说话!”他板起脸痛心疾首地看向孙哲平,扫帚把儿直指人鼻尖:“带坏你张姨家儿子就算了,如今还打死不承认,太不像话!就算你张姨同意了,你这个样子让我和你妈怎么放心!”

 

张佳乐:“……”原来这些长辈没一个省心的。

 

饶是他再怎么看孙哲平不顺眼,此刻见人一脸放弃挣扎的表情不禁也同情起来,只得宽宏大量地替孙哲平解围:“阿姨您厨艺真好,做饭比我妈好吃多了。”顺手夹了块肉扔进孙哲平碗里,桌底下脚一踹,示意他先吃完饭再说。

 

孙妈妈喜形于色:“哪里有,你喜欢就好。当年我和你妈妈……”

 

张佳乐眼看话头被接去,暗暗松了口气。孙哲平盯了他一眼,终于乖乖低下头吃起碗里的东西。张佳乐几乎从他的神情中读出了一丝哀怨的意味,对面孙爸爸的脸色却缓和了很多。二人表面上在倾听些陈芝麻烂谷子,实则都心怀鬼胎。

 

孙妈妈的厨艺是真的很不错,张佳乐默默点赞的同时,余光扫到孙哲平沉静侧脸,不免有些出神。假使他在自己面前闭上嘴管住手,那么他身上很多东西自己其实都会欣赏;奇怪的是,孙哲平对外展现出的正是这些令人欣赏的品质。然而对于张佳乐一切就都变了味儿。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落花狼藉”,张佳乐几乎以为那是孙哲平的第二个人格,哪知道面对自己的孙哲平才是真正的第二人格——一个月之前,知道他们关系不错的学妹向张佳乐倾诉对孙哲平的爱慕,话里行间描绘出的性格竟让他第一个想起落花。

 

实话实说,张佳乐一直对落花有着相当的好感:话虽不多却耐心十足,技术过关,时刻给人以安全感。他在心里将落花同学妹口中的孙哲平比较一番,认定是她的暗恋滤镜作祟,反驳了两句,果不其然被怼了回来。

 

“孙学长就是这样的人!”女孩子气鼓鼓地塞给他一封情书,转身跑掉了。张佳乐忍住光顾垃圾桶的冲动将它转交给了孙哲平,至于他怎样处理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医学院的小院草至今依旧单身,对所有追求者都不理不睬,整天跟一个男生斗智斗勇,很难说他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

 

而且现在还在全家人面前被出柜,这生活当真多姿多彩。

 

张佳乐不知怎的还有点儿开心,嘴角一个没压住翘了起来,被孙哲平瞪了一眼。孙妈妈正讲着孙哲平的幼年糗事,想起什么似的笑着说:“乐乐你不知道,平平小时候还说要娶你呢。”

 

张佳乐一口水差点没憋到气管里;孙哲平脸都青了,却破天荒没说一个不字。

 

不会确有其事吧?!

 

孙妈妈笑吟吟地继续扔炸弹:“这么多年了,他还跟小孩儿似的。小时候你天天告状说他欺负你,现在还是一个样。”

 

张佳乐最怕别人提起自己儿时往事,脸色也一并青了起来。

 

孙妈妈似乎毫无察觉,站起身来收拾碗筷:“多大个人了,还要一边欺负一边喜欢。跟他爸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年想追我想得要命,打死也不说。”

 

孙爸爸脸色顷刻间再次晴转多云。三个人铁青着脸在饭桌上面面相觑,周围只传来孙妈妈带着揭下来的一摞遮羞布在厨房洗碗的欢快水声。孙爸爸率先借着看新闻逃离战场,孙哲平紧随其后争着去洗水果,离开前还小声问了一句:

 

“桃子苹果梨葡萄,你吃什么?”

 

张佳乐乐呵呵地点了两样,方才囧意烟消云散。别说孙妈妈还真有一手,家里两个霸总被治得服服帖帖,竟然对别人都乖了起来,真想拜师好好学学。孙哲平还十分贴心地把梨削了皮,张佳乐咔嚓咔嚓啃着,觉得他像极了一头顺了毛的狮子。

 

管他用什么办法,这样倒也挺不错的。

 

 

晚饭后的时光安闲多了,两个人十分默契地将彼此放在了战友的位置,不仅和谐地和孙爸爸聊了会天,还能静坐下来谈谈人生理想。孙爸爸一个人秀了几波恩爱,随后展现出一家之主的权威,把他们再次分配到了一间房。

 

张佳乐认命地去刷牙洗漱,出来时穿了孙哲平的大号T恤,发间有同样的洗发水香味。孙哲平被二老叫走谈话,他一个人在床垫上滚了两圈,仔细端详起屋内摆设。这一端详就没了完,张佳乐充分发挥自己翻箱倒柜的本领,连孙哲平五年级获奖作文都找了出来。孙哲平前脚刚进屋,他便举起一张童年合照笑开了花:“这东西都留到现在,老孙你还挺恋旧嘿。”

 

也不知这话扰了孙哲平哪根神经,甩掉拖鞋就同张佳乐争抢起来。恍然间回到儿时场景,只不过此张佳乐非彼张佳乐,不仅身手敏捷还不会哭鼻子,最终更是一屁股坐在孙哲平腰间高举照片得意一笑:“你再也打不过我啦!”

 

可惜下一秒直接被翻身摁倒了。

 

张佳乐面对暴力镇压挺着腰板不屈不挠,胳膊腿儿乱蹭一气。孙哲平皱着眉头喘气,索性直接把人往怀里一箍。

 

张佳乐不知悔改,犹在挣扎:“说不过就动武算什么本事,哎——”

 

“你再说我就亲你。”

 

他脑子没转过来,品了品觉得有点不对劲。“你说啥?”

 

孙哲平履行承诺径直撞了下来,鼻尖对鼻尖嘴唇对嘴唇。张佳乐酸得直淌眼泪,像小时候一样控诉他:“你怎么欺负人——唔——”

 

然后就被结结实实地好好吻了一回。

 

 

张佳乐边挣扎着呼吸边迷迷糊糊地懊恼,不愧是冤家路窄,这次自己可是全须全尾地输在孙哲平手里了。他带着一口恶气咬了孙哲平的嘴唇,后者不但没生气,还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纵使张佳乐对着那泛红耳根对天发誓他现在也很紧张,也摆脱不掉自己任人鱼肉的命运了。

 

听着房间里逐渐安静,孙妈妈十分钦佩。孙爸爸志得意满往床头上一倚:“我只是告诉他,先动手再动口,今天搞不定就别做孙家人。”

 

 

风水轮流转,冤家照面永远是冤家。

 

孙哲平欠揍一笑,张佳乐直想一拳抡到他脸上,思忖片刻,还是没忍心下手。

 

 

 

“因为我喜欢你。不行吗?”

 

 

-END-

 

 

终于坑完了!

感谢基友的设定让我做了回亲妈,欢脱得血糖飙升

全场最佳孙妈妈23333333

 

 


评论(8)
热度(44)
  1. 一只YAYA风是 转载了此文字
    呜哇太可爱了!非常的甜了呜呜呜呜!一大口亲亲.jpg @风是隔岸花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