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最好

半夜立flag

已经后天了!不要觉得我算不准时间就骗我!!挂这个负心汉(▼へ▼メ)

一只YAYA:

@风是 明天!

+

【双花】普通朋友

*是联文,原链接在这里,为了收录合集悄咪咪再发一下,如有不便请告知我w


 车载广播的报时响得很突然,将张佳乐的思绪堪堪拉回。夏日连夕阳都炽烈,柏油与一整座高架桥上的汽车尾气熏得人迷茫而恍惚,不远处的玻璃写字楼通体反光,像一大块正在熔化的炙热金属。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表,听见身旁司机低声骂娘,意外地没有发表对路况的担忧。而他一向是个讲究准时的人。


“看你一点儿都不着急。这个时间干什么去?”


张佳乐看着司机熟练地取烟点火。“同学聚会,还没开始。”


师傅眯着眼吞云吐雾,咧嘴冲他会心一笑。“怪不得不开车。”...


+

【花落鹊桥/12H】张佳乐的消失

*一个小甜饼,祝大孙生日快乐!


孙哲平从厨房里出来,发现张佳乐不见了。


当十分钟之前,他手持一柄小刀将香瓜剖开时,就听见楼上隐约传出一些奇怪声音。他在一声钝响中剃掉瓜籽,凑近闻了闻香气,顺便吃掉一小块试试甜度;又端着盘子顺路走进洗衣间,和着一阵物体与地板的摩擦声音,将衣物二次甩干。一切事毕,他上楼走进书房,却发现属于张佳乐的电脑椅上空无一人。


两台电脑上的荣耀客户端都打开着,他自己的已经完成更新,而张佳乐已经先一步开着小号,在竞技场里等他上来。孙哲平把水果搁在桌子上,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在主城里跑了一圈,却迟迟没有听见冲水的声音。...


+

【一樽江湖/双花】百花酒——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上)


孙哲平住下的第二天,客栈中便出了人命。

彼时他正四处找人买酒。沙漠边陲的小镇,水尚且珍贵,何况这两天过路人天南海北地来,早也不剩什么供他奢侈。

镇上唯一一家酒肆与客栈分在两头,他顶着正午日头慢慢地走,走到店里时,鞋中便装满了细碎的沙石。他一只手攀住土墙,单脚站着,将破了洞的鞋底对准风化门框小心磕了几下,一面探头进去问:“有没有酒?”

店面背光,屋中一片浑浊黑暗。一位中年汉子张开双睡眼,把自己从桌上撑起,摇晃着往地上一指:“没有好酒,陈年浊酒和兑水的黄酒,想要就拿,不要滚蛋。”

他看见角落最后一叠酒坛,满意点头,卸下肩上一列水囊,并一包碎银堆在桌上。“烦...

+

中考考点的大叔阿姨们热情地一边祝考试顺利一边塞各种东西给我们
然后还是面不改色收下了,毫不心虚

又是一条自由的小咸鱼了!(毫无关联)

+

基友画的乐乐与小恐龙,及小恐龙的原型
非常可爱了!

+

【双花】潇洒先生

*算是同背景下的前文:《逐》


孙哲平觉得,如自己般潇洒果断的男人,一向都应该是言出必行的。比方他说:“张佳乐,我在国内时间晚八点给你电话。”那么除非有特殊情况,张佳乐只需要准备好一副耳机线,找一个角落准时立起手机接听。再比方他说:“张佳乐,圣诞节我回不来,但是会寄点东西给你。”所以张佳乐在那一天真的在快递站收到了一个神奇的小礼物,和包裹上圣诞老人的署名一起被室友集体善意吐槽。


在之后的某一天,班里外出聚会,张佳乐以不胜酒量为由提前开溜,难得在寝室跟人视频通话。孙哲平起身倒了个水,回头看见一只丑萌的恐龙玩偶挡在镜头前,用张佳乐的声音发出“rua”的超凶叫喊。...

+

【双花】花期未满(1)

改改陈年老坑,悄悄小混一下更


1


孙哲平下班回来,很是惊讶地发现阳台上的花盆里长出了一朵花。绿叶粉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从龟裂的泥土深处歪歪扭扭地钻出来,旁边一圈枯枝败叶。它们都是上一任室友留下的财产,那位仁兄在的时候,花盆里曾是一派姹紫嫣红的好气象。待到他成功脱单搬走和女友同住,不出两个月时间,原先生机盎然的地方花瓣掉落枝叶枯黄,整个阳台都积了层灰。对此理工男孙哲平耸耸肩。


“我不会养花。养花的不是娘炮就是闲得发骚。”


他掷地有声地撂下两句话,算是给了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一个交待。之后他开始充分利用休息时间甩鼠标拍键盘地打游戏,连清...

+

再次被基友吐槽我的头像背景像中老年旅游团留念…
所以换了一个朝气buff奶我两个月!

+

乐乐生快!
最近有点忙有点病,就先不写贺文啦,安静吃粮
一直爱你❤

+

【2018双花极限大逃猜day1】《普通朋友》by 由木

忙了一下,后知后觉发现活动已经结束了,大家都辛苦啦
在咸海中再次挣扎,争取早日靠岸w

双花极限大逃猜主页:

  车载广播的报时响得很突然,将张佳乐的思绪堪堪拉回。夏日连夕阳都炽烈,柏油与一整座高架桥上的汽车尾气熏得人迷茫而恍惚,不远处的玻璃写字楼通体反光,像一大块正在熔化的炙热金属。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表,听见身旁司机低声骂娘,意外地没有发表对路况的担忧。而他一向是个讲究准时的人。



“看你一点儿都不着急。这个时间干什么去?”



张佳乐看着司机熟练地取烟点火。“同学聚会,还没开始。”...



+

跟基友深夜讨论,想写人双花养猫&猫双花挠人【
我真凶喜欢你不说缅因猫平x我超凶喜欢你也不说狸花猫乐
流落在外走失平抢了小野猫乐的咸鱼干。
乐:哪来的野猫在爷的地盘上撒野!
刷拉一下将其挠成斑秃。
平:……你才是野猫。
乐:你跟爷爷我再说一遍?!
平:算了,我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
平:不过他还有点可爱。

+

一个自说自话的年终总结

粗略算下来17年产出共约6w字,这跟绝大部分写手比是一个非常小的数目,但对我自己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作为一条比较容易焦虑的强迫症咸鱼,三次元一忙起来就会很难投入去写文,有时候连月更都保持不住,真是没有什么脸面自称写手了...但扪心自问,与时间不够相比,更多的可能还是缺少死线将至的动力,说白了就是太懒。最初决定在lof上发文的动机就是鞭策自己产出,从15年至17年,我文章的产量也在基友及读者小可爱们不断的鼓励下渐渐提高,大家都在帮助我走出拖更,有时仅仅一条评论或私信也令我感觉非常幸福。新的一年中也要继续努力提高自己,加油产出,给更加拖更的某基友做个榜样(哈哈哈不是啦...

+

【双花】还复来(拾)

(玖)

*一个我流伪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山谷中寂静无声。连山风也沉默,唯余浸在血气中的浓稠黑暗。


孙哲平紧握重剑,竖耳闭气,手心中沁出一层薄汗。他背靠树木,距山体仍有数丈;不远处缩着个受伤的黑衣客,亦不足以暗中出手伤他。而张佳乐为了分散敌人注意,刚刚于他右前方发声,已是正正好好踏进了包围圈的中心。他没有以一敌五的胜算,也并非贪生怕死之人。该来之事大约总归要来,只是全局之中若有一个变数,就足够教他全力以赴——


人是自己带来的,他须得护他周全。张佳乐轻功并不在他之下,尚且没有听他的话保全自己的意思,他又怎能辜负人一片执着?至于前因后果,且等...

+

平安夜平安

+

【双花】还复来(玖)

(捌)

*一个我流伪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已是深秋了。西南边缘四季不很分明,然纵马于密林小径上飞驰,面上总有和着风匆匆掠过的凉意。自启程已过去六日,路途已过一半。荒郊不比官道,既无驿站也少民宿,一路上免不了受些饥寒。孙哲平本想选一条安全些的路线,而这个念头却被迅速地否定了。


“这条路原是镖车或商贾为赶路而常走,虽然近了些,但地处荒凉,也常有匪帮出没。”


“近?近多少?”


“大约比走官道快上三四天。”


“那就走这一条。”


“咱们本无要紧事,你不会武功,还是稳妥些比较好。”


张佳乐垂着眼,手指又轻又快地往地图上一点:“...

+

买了两张海报
是我心里的平乐啦!

+

中秋过的不是节日,是团圆呀。

+

【双花】还复来(捌)

(柒)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张佳乐唯一会的一支歌谣,有一个有点悲伤的调子。可是只有两个人这样觉得,其中之一便是黄少天。之前的某些时候,当两个人少有地无事可做,就搬一坛酒到屋顶上对酌。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以酒后比武告终,也有鲜少的几次,能够醉眼朦胧地闲聊些胡话。


“你是不是就会唱这一首歌?”黄少天嫌弃道。


张佳乐眨眨眼,手指摩挲着酒坛的边沿:“你会吹么?”


黄少天从怀中抽出一支短笛,故意将那首曲子吹得又快又响,听进自己耳朵里却皱了眉头:“怎么这样别扭。”...


+

评《溪山梦》

第一次收到长评!感谢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写评的先知,超——开心的!

其实在我心里,文评是读者与作者交流的桥梁,同时也是让作者读懂自己的媒介。能够get到读者对我的理解和我当时潜在的想法,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

简而言之:我也爱你///////

一只YAYA:

给 @风是隔岸花 的文评,很细腻的一片双花,吃我安利!


原文地址


http://blossomboo.lofter.com/post/1cbc469c_10e859c1


—————————————



  这是梦还是真实?...



+

【双花】歪

“歪?”


“怎么了?”


“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啦。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手机那头的人捏着嗓子,几次差点笑场。孙哲平忍俊不禁道:“你不是明早才回吗?”


“不是呀。”张佳乐缩在座位上小小伸了个懒腰,“我已经上高铁了,今晚七点到。”


孙哲平一怔,红笔“嘶拉”一声划破了试卷。他皱眉低声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回家之前还要报道?给你个惊喜嘛。”


孙哲平搁下手里的东西,轻轻按一按眉心。远处叶修投来一个心知肚明的戏谑眼光,他耸了耸肩,淡定地接受了。...


+

【宋词百首】目录汇总

圆满撒花~大家辛苦啦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又是半叶的搞事现场——


完结撒花!半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词牌名联文终于是结束啦,辛苦这一次来参加联文的各位太太!由于联文临近开学,也有一些太太来不及参加的,也说一声谢谢啦w


和以前一样都会有个目录归档汇总,辛苦 @莳静.AgNo³ 和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的整理和帮忙呀——


——————————————————————————


【南歌子/喻黄】黄沙玉柳 by: @星娥娇 ...

+

【张佳乐/谷雨】秘密

训练室门口的小碗依然装得很满。张佳乐第三次蹲在墙边,瞪着眼睛企图找出一些食物消失的痕迹,却再次一无所获。张新杰在他身后轻轻咳了一声,换来一个几乎有点失魂落魄的眼光。


“她不会不回来了吧?”


张新杰抿了抿嘴唇,走过去开门。


“不会的。”


张佳乐端起水碗,开始检查里面是否有猫毛。刚从楼下上来的林敬言简略地汇报了宿舍里的情况,走在他身后的韩文清将两袋猫粮放在地上。


“换一下吧,这些东西不太新鲜。”


张新杰站在训练室中间,头一次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觉得这个场景很是新奇。他吐一口气,准备拉开椅子坐...

+

无论怎样都要开始的新一年…
为了不咸鱼,加油啊!

+

大孙生快!!

被截稿日掏空,不写贺文啦,安静吃粮


+

【宋词百首之苍梧谣/双花】溪山梦

老太太经过河畔的时候,孙哲平正躺在对岸的碎石上发呆。北方村庄的夏天有种原始而奔放的炎热,每到下午的这个时候,孩子们都会来河里戏水消暑、游泳摸鱼,待到玩够以后,就将水掬到岸边石上,浑身透湿地躺上去纳凉——而他总能占到树荫底下的好地方。放课后的时间很短又很长,足够他游完一圈再睡上一觉,还能在吃饭之前上地里拔拔杂草。


但今天他睡得并不踏实,脑袋底下有枚尖锐石块,硌得他做起了被老师打手心的噩梦。孙哲平有点烦躁地坐起来,一捧水便兜头兜脸地浇了他一身;还没来得及抓住始作俑者狠削一通,就看见河对面走过一个面生的老人。她自后山的方向来,一双小脚走得飞快,在河边...

+

【双花】还复来(柒)

(序·壹)(贰)(叁)(肆)(伍)(陆)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芳魂这个名字,总教人想起风月。张佳乐的花圃中栽了数棵,茎叶柔弱得像杂草,花朵却鲜艳得似云霞。他从小就喜欢这种花,寻到了便摘下来,别在衣服上跑来跑去。他的母亲也有一个花圃,每当看见他身上的花草,便知道自己园子里又少了哪样东西。可是她只是笑一笑,从来都不说。


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些花是什么,能不能一口吃掉,能不能给城里米线铺的小姐姐染指甲。他也没有问过父亲在哪里,为什么要搬到这样偏僻的地方来——他一直都是很乖的小孩子。可他一直惦记着母亲的一只小木...

+

【双花】还复来(陆)

(序·壹)(贰)(叁)(肆)(伍)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沅陵城不大不小。孙哲平独自于喧闹人潮中穿行,不用驻足发问也能将事情听个大概。这顾家世代以贩茶为业,自顾老爷这一代发迹,现已是湘西一带有名的茶商。顾老爷中年得子,对这一棵独苗甚是溺爱,如今小公子生了怪病,自然紧张非常。远在几条街之外的顾府前行人攒动,大门半开半阖,下人从里头让出一个上了年纪的郎中,甫一出门便抚须叹气,道公子之病实属平生罕见,自己毫无诊治之法。


话音未落,人群中便跳出一个红衣青年来,直对着那小厮道:“顾公子病情如何,在下能否见上一见?”...

+

【企划】二十四节气-全职高手企划预告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二十四节气企划,倒计时一个月,敬请期待。


09.01 立春-卢刘 @黎屿森_


09.02 雨水-林方 @林寄安


09.03 惊蛰-江周 @江远道


09.04 春分-伞修 @野渡逢秋


09.05 清明-方王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09.06 谷雨-张佳乐 @风是隔岸花


09.07 立夏-喻黄 @林长风。


09.08 小满-黄少天 @寒荒


09.09 芒种-昊翔 @鹤舞天沨...


+

【双花】还复来(伍)

(序·壹)(贰)(叁)(肆)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一千一百两。


竞价至此结束,人群纷纷作鸟兽散。因得大部分人来此只为凑个热闹,一睹美人风采,至于结果如何也与自己无关,场面一度十分和谐。失落客不多,志得意满之人也不少。那厢老鸨满脸喜色,在龟公与姑娘们的簇拥下回到楼里;花魁如愿以偿,袅袅婷婷行至门口,美目犹在望着情郎;那年轻公子尚未离去,背影不算挺拔亦不算神气,顾自拿了一只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张佳乐看着他斟酒时耸起的肩膀,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手肘却不动声色地捣了孙哲平一下。这一来二去,孙哲...

+

© 风是 | Powered by LOFTER